三国段子(2)

#曹荀# 

曹操将手中最后一卷奏本看完,抬眼时才发现屋外的夜色已浓、寒露深重,不免让人觉得意外寒冷。

今夜的月色很好,没有多余的云雾叆叇,月光撒下来的时候,甚至能叫人感受到几分的清冷。

那人便像这月色——不管是多么炽热的温度,也丝毫不能让他露出分毫的动容。

「曹大人——」 

恍然间,又能听到那人那么叫他。但曹操却明白这只不过是他的诽想。

如果那天他不放开他的手,是不是他们两个人之间就不会有什么变化,也不至于会落到这种下场。

曹操站在窗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能感受到寒气划过咽喉时一瞬间应有的刺痛。

「来人……替孤将这案上的食盒给荀令君送过去。」

孤注一掷地给自己设下迷局,给那人设下赌局,其实谁比谁都来的要更清楚明白。

「为什么到最后,陪在孤身边的人永远都不是你呢?」 


#郭荀郭#

郭嘉拉二胡的手突然有那么一会儿停顿了一下,调子就这么啪的一声断了,在前台唱戏的荀彧半弯着腰,轻轻拿眼向着他那里看了一眼,随后接二连三地水袖就这样在台子上翻动了起来。

弦再一次被扯动,撕裂般向着高处划去,曲停了——

戏也罢了。

荀彧向着台下深深鞠了一躬便从戏台上下去了,在一片叫好的掌声中,郭嘉将琴弓扣在琴杆上也随着其他人一同站了起来,随后他摊开了手掌。

就在刚才,手指开始不听自己的使唤。

这种事情在之前就已经发生过好几次,只是从来没有一次比这次明显,他向来用一个短暂的停顿作为掩饰。

他也从来没有告诉过荀彧,也根本就没有打算。

———

忽然有那么一天,郭嘉不在拉琴了,他开始坐在观众席上开始看荀彧的戏,有人说这荀彧的戏相比之前总觉得缺失了什么。




评论(9)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