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郭/嘉庶嘉】病(三)下

把衣服送往干洗店之后,荀彧并没有急着回家而是在外又悠闲地逛了几圈,就当做给忙碌的自己放了半天的假。等到他发现天色不早的时候,他才意识到时间已过了大半,想起明天要参加的会议行程,他匆忙喊了辆计程车。

 

回到家后,他最不愿意见到的郭嘉还没有离开,他只披了一块浴巾坐在自己的办公桌上翻看自己的文件。

 

“你在看些什么?”皮鞋踩过地上铺着的毛毯,没有发出任何声响,荀彧来到他的身后。没有预料中被吓到而惊讶的表情,郭嘉合上了手中的文件,把它回归原位,“都是些很无聊的东西。”没来由的,荀彧觉得就算被他看到怎么打垮袁氏集团的计划也没有关系。

 

指尖百无聊赖地在桌面上画圈,“文若学的不是公司顾问律师吧?”惊讶于他问出来的问题,荀彧的脸上仍旧没有露出破绽,“看你书架上还放着刑事法律的书就知道了。”指尖慢慢开始变得不听话,移动到了荀彧的胸口,郭嘉就这样带着浅笑看着他。

 

“哪又怎样?”打开他的手,荀彧绕到了办公桌的右方,秀气的眉蹙了一下,“你动过我的棋盘了?”

 

郭嘉没有否认,搁在桌子上的右腿在半空中兀自地晃动,“这是盘险棋呢,如果‘黑马’走错一步的话,黑棋就群军覆没了哦。”

 

荀彧看着他的脸上露出了复杂的神色,薄唇紧抿成一线。

 

“但如果——”故意拖长了尾音,郭嘉单手拢着浴巾走到棋盘前,修长地手指捏住了“士兵”向前移了一步,轻轻碰撞就check掉了对方的“主教”,很明显失去了“主教”的白棋早已没有了退路,而“黑马”守护住了黑棋的“主教”,“你看。”起初是势力旗鼓相当地局面,但只动用了一个小兵,便让整个局势倾倒向了一方,“接下来,‘黑马’不管怎么走都会很顺利地check掉对方的‘king’了哦。”

 

荀彧的眼紧锁着棋盘,棋盘的局面就如同曹氏公司和袁氏集团的写照。如果说“黑马”是自己的话,“士兵”就是自己手上所拥有的资料,那么对方的“主教”就是袁氏集团拥有最大股份的股东吕布,被“黑马”保护的“主教”则是曹氏公司的最大股东——献帝影视。也就是说只要让吕布破产,打垮袁氏集团指日可待。

 

“你到底是什么人?”荀彧的身体因兴奋而颤抖着。

 

郭嘉伸手握住他搭在桌子上的手,十指相扣,“我只是一个作家,喜欢体验不同地乐趣。”当时的荀彧没有理会他这句话的意思,直到后来他才知道那是郭嘉的“病”——一种无药可治地“病”,“文若,你要不要和我交往?”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