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来世

久居万花的人都知道,万花从来不会拥有寒冷的冬天。然而在师兄离开万花谷的那一天,我感受到了谷外人们口中所说的那种寒冷——冰凉刺骨,直入骨髓。

 

师兄与我同是万花谷工圣增一行的弟子,初次见面的时候便是在三星望月下一棵植歪的杨柳树下,万花谷的气温很舒适,当微风扬起我的发丝时,我透过凌乱的发丝,看到他噙着淡然的微笑侧过了头。他是一个俊美的男子,有着与同谷师兄们一样柔顺的长发,以及温柔的性子——至少那时我是如此认为的。

 

师兄的手很巧,当月升起的时候,我总能隔着薄薄的木板听到雕琢木块时发出的轻微声响,整齐的,规律的,我总能想象出他用小巧的刻刀,小心翼翼地将笨拙的木块雕刻成细腻的机关零件,以及手上新添的刀伤。

 

从那时开始,我觉得我应该是喜欢上师兄了吧。

 

可我的师兄并不多话。

 

“别装睡了,”师兄淡淡的口气带着些许笑意,飘飘忽忽地自身后飘来,我不由地抓紧了身下的床被,“我知道你醒着,睡不着就过来。”

 

寡言的师兄却总是能看透我,有时候我会悄悄地想,师兄是不是已经知道我喜欢上他了。

 

假装被师兄吵醒的样子,我揉着刻意装作惺忪地睡眼走到他的身边,师兄的手上拿着一只刚做成的雕花木鸟,我一直觉得师兄做的最好的也便是这雕花木鸟,而我却总是连刻刀都拿不好,师父说我也许是不适合成为工匠,其实我明白,我天生就不是成为万花工圣弟子的料。

 

“师兄,我们玩翻花绳吧。”轻声地问出口,生怕着只是一个关于师兄的梦。

 

师兄的手指就像他做零件时那般灵活,红色的丝绳在他的手中翻出一个又一个复杂却又好看的花样,直到我的笨拙将丝绳打乱,紧紧地缠绕在师兄与我的指间。

 

“对不起。”

 

“不用说对不起,这是你与我之间缠绕的红绳,今后你便不再是我的师妹,”师兄温和地笑在烛光下显得如此的朦胧,听到他说的话,我的心中一凉,我不知道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便是我的妻子。”

 

师兄的唇贴上了我的唇瓣,柔软而又轻盈,仿佛吻着他一生的至宝,直到我反应这不是一个梦的时候,我早已哭得满脸泪痕。

 

原来师兄早就知道,他其实早就知道——我喜欢他。

 

“傻丫头,哭什么?”

 

没有同门的祝贺,就在这样一个洒满月光的夜下,我成为了师兄的妻子。


后来的后来,我有些许记不清了,依偎在身旁的坟冢上,地上丢弃着永远折不好的河灯。我半盍起双眼,数十年前的失明让我早已习惯了黑夜,这样的黑暗至少让我还能记得那天夜里发生的事情,就算我已经记不起师兄温和的容颜。

 

路过的同谷师兄妹都告诫新来的弟子说,千机阁那里住着一个疯了的万花女弟子,她有着长长的利爪以及海藻般四散的长发,她最喜欢的便是年轻女弟子的鲜血……故事的版本有很多,而我也知道故事中的万花女弟子便是我。

 

“师兄,若是来世……若是来世……”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