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九门x我向

副我
你难得一次看到他休假,你也难得一次在他休假的时候被他约出来。你很少看到他穿便服,但这次你觉得他比以前穿军装时更好看了,当然你没有那么心急地去夸他。
他约你去了长沙城里一家不错的洋餐厅,你觉得很意外,他告诉你这是佛爷推荐的。后来上来的几道菜里,有几道也是爱吃的,你满心欢喜的时候,他又告诉你这是佛爷说的。接下来的时间里,他张口闭口全是佛爷,却偏偏没有提到过你。
你有些生气,冲了他一句:我到底是和你谈恋爱,还是和佛爷。
他像是没有听懂你在说什么,仍旧与刚才一样,直到你气急败坏地走了出去。他急匆匆地追上来拉住你的手,你也是第一次看到他那么手足无措地样子。
你调侃他,原来张副官也有这么手忙脚乱的样子。他和你说他第一次和女孩子那么交往,东西都是佛爷交的。你被他诚心的模样逗笑,在他脸上亲了一下。
你脸倒是涨得通红,而他只是抿嘴笑了一下,你在想他是不是真的只谈过你这一个,脸皮倒是厚地和城墙不相上下。

八我
你跟着他走了好一路,终于在一个小巷子里把他给了拦了下来。他有些无奈问怎么又是姑娘你?一周要算个三四卦,天都要给你算塌下来了。你不管你伸手非逼着叫他再给你算上一卦,不算不让他走。
他欲哭无泪,只好伸手给你算,手指一掐说姑娘你再跟着齐某是要倒大霉的,快些离开。你听他胡说地一本正经,又让他给他自己算了一卦,是个大吉。你笑着说他自相矛盾,他却给你说这是天机不可泄露。随后你又逼着他算了一卦姻缘——当然是你和他的。
他算了三次,三次都是八字相合。他气得直翻白眼,倒是你开心地哈哈大笑。你拖着他整个人,跌跌撞撞地跑进店里买了一对镯子,当然是他付的钱,他一脸憋屈说自己碰上你,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你看他一副可怜样,笑着将其中一只镯子硬戴上他的手上,另一只戴在自己手上,笑着和他说,这下你又有夫人又不折兵了。

启我
你知道他平时公务繁忙也不去闹他,每天见不上几面,也说不上几句话,你知道他全从管家的口里,当然他也是。你为此感到悠闲自在,也乐得清闲。
可是这几天你开始想要见他,变着法子地想要见他。你试了很多奇奇怪怪地办法,比如女扮男装的冲进他的办公室、装作不小心走进浴室却撞见他正在洗澡、又或是假装生病赖着他不走直到他把解九爷叫来。你该试的都试过了,就差没去牢里等着他来救你。
就在你觉得他快要烦透你的时候,他叫你一起去吃饭了,可他的每一句话都是让你消停点。你忽然有些生气,你觉得他不去想想你为什么突然那么作是为了什么原因,一顿饭你越吃越生气,甚至当面砸了他去年送你的生日镯子。
你一个人回到自己的房里去生闷气,生着生着还是让丫头把你砸碎的镯子捡了回来,一边修还一边哭。
冷战了好几天,你终于在你生日那天憋不住,去他房里等他回来给他道歉。等他回来的时候你已经太困睡着了。他把你叫醒,你给他道歉也是越说越委屈,再后来就是哭着和他说镯子敲碎了回不来了。他看你哭的豪放大气,忍不住地开始笑,你一巴掌打在他胸前,他吃痛却还是在笑。
你哭累了就不哭了,他便从怀里取出一只银镯来给你套上,和你说了生日快乐,还告诉你这镯子永远摔不碎了。

红我
你知道他一生只爱丫头一个,尤其是在丫头逝世之后你更加深刻地清楚了这一点,可你仍旧一心一意地喜欢上了他。
你跟着他学唱戏,小心翼翼地看着他生怕只有一小会儿,他就会察觉到你对他的心思。他对谁都很好,也对谁都很严厉。你喜欢看他唱戏时候的模样,柔中带钢。
那是你第一次上台表演,他高兴于你的出师。他替你缠头画眉,你也知道这是他一向的作风,并不是对自己的特例。你却暗自告诉自己要是表演成功,你就告诉他。
当然表演很成功,你欣喜地找到他告诉他,他为此感到高兴。当然最后你还是和他说了喜欢,他有些吃惊但却只是说了一句随便你。
你知道他心里只有丫头,这句随便你真的就只是随便你,也正是这句随便你,你陪他走了一世。

评论(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