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樱】留

佐助走了,鸣人也走了,剩下的就只有她自己了。樱趴在自家的阳台窗口上百无聊赖地想着。

阳台外种着的雏菊刚冒出一些花骨,或许还有几天就会绽放了吧。路上的人来来往往地穿梭着,形形色色地就像这几年的木叶,不断地前进从没停止。

事物在变,人也在变……唯独只有自己被扔下了,孤零零地一个人。她甚至还能记起,前几天鸣人大笑着告诉自己,他要去修行了,可能很久可能很快。

是不是下一次再见,他又要比自己更强更厉害了?自己从来就只能看着他的背影——是他们的背影。

「哟!」

熟悉地声音向来来的特别突然,以至于樱开始思考自己今天有没有好好整理自己的短发,让它看起来没有那么翘。「早上好,卡卡西老师。」她用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开口。

对此,戴着面罩的银发男子仅仅只是报以微笑。樱向来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很奇怪,从第一次见面直到现在她依旧那么觉得。他似乎永远都是那么一副慵懒的样子,捧着一本亲热天堂,不紧不慢地看着,就好像时光从来没有在他身上经过一样。

樱眯着眼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她发现他的确拥有一张好看的脸。「你在想些什么?」没有准备地、撞进他的眼里,她看见倒映在他眼里的自己。

「没……没什么。」她摇头,「我只是在想卡卡西老师有没有什么改变。」别过的脸,她仍旧用多余的目光去看他,那头银发在阳光下显得极其耀眼。

「没有哦。」

过了很久,樱听到那人轻笑回答。在自己开始变得奇怪之前,她「啪」地一声合上了窗户,将那人连同炽热的空气一道关在了窗外。她背靠着墙面,用手给自己扇风,然而脸上的潮热却未褪去半分,她开始推卸责任,或许是今天的天气太好、阳光太过明媚。

某个器官开始疯狂地运行,发出响亮地噪音。

等到樱再看向窗外的时候,那个人早已不见了踪影。

从这之后的几天里,旗木卡卡西再也没出现在那扇窗户下。倒是梅雨季突如其来地笼罩了木叶。雨没日没夜地下了好几天,接连不断地在她的花圃里形成了几个不大不小的水坑。

刚盛开没多久的雏菊,被打落了好几片花瓣,而樱却没有心情去管这些。她仍旧趴在阳台的窗户上,看着外面人来人往的街道,也许下一秒那个人就会突然出现在那里。

樱没来由地觉得旗木卡卡西像极了这没有征兆的梅雨季。来得突然,去得也突然——他总是在自己最出神的时候陡然出现。就像伺机埋伏好、等到时机成熟便出来捕猎的雪狼一样,而自己就是那只被捕的猎物。除了惊吓和乖乖就服,就别无他法。

楼下响起了正在打扫的母亲的声音,她抱怨这突如其来地梅雨季让家里变得潮湿闷热,就连还没来得及晒干的衣服也沾上了水霉味。

——说不定很快就会放晴了。樱看着窗外,如此想着。

雨又连续下了几日,就在樱猜想这雨会不会就这样一直下下去的时候,突然就放了晴。阳光穿透过乌云落在她窗前那一片小小的花圃上。

这天,井野的心情很好。她一大早便叫上了自己和其他几个班上要好的女生,说是傍晚要去烤肉店里狠狠地吃上一顿。樱在家里睡了半天,直到快到约定的时间才起身赶去赴约。

女生待在一起的话题永远只会是两个:男性和恋爱。在吃完第三盘烤肉,井野自然而然地将话题转向了恋爱。敲着碗唱歌,唱错了的人就要受罚说出自己喜欢的人的名字。不出意外,手鞠喜欢的是鹿丸;天天喜欢的是宁次;雏田喜欢的是鸣人;井野则不知什么时候将目光投向了佐井。轮了一圈之后,问题轮向了自己。

「樱现在喜欢的人该不会还是佐助君吧?真的对鸣人没有一点心动?」

井野坏心眼地追问,樱看到雏田脸上划过了一丝紧张。她笑着摇头,「没有。」她听到自己那么回答。可是有那么一瞬间,心里藏着的另一个名字就要破口而出。

之后的时间里,樱几乎什么都没吃,就连井野都吐槽她,酱料吃的比肉还多。

从烤肉店出来的时候,天色很暗,看起来要下雨的样子。樱和她们道别后,沿着路边走了一会儿,她忽然有了一些感慨,原来谁都没有被时间留下。

「哟!」

比如那个人、他总能恰到好处地出现在自己的身边。

「晚上好,卡卡西老师。」

「要不要去吃点什么?」

这是樱第一次去居酒屋,除了吵她想不出任何其他的形容词。卡卡西选了最靠里的一间包间,点了一些章鱼丸子和几瓶清酒后便开始看书。樱也为此感到轻松,至少她知道自己现在的状态并不适宜开口。

——心脏就快要跳出来了。

章鱼丸子上来的时候,卡卡西已经喝完了两瓶清酒。樱拿着叉子戳起其中一个放进嘴里,她开始好奇酒到底是个什么味道,是甜是咸,直到一杯下肚她才知道原来是辣和涩。

她皱着眉吐了吐舌头,像一只小野猫抓了抓辣红的鼻子。她看到卡卡西摇头,失笑着说「依旧还是个脾气倔强的小丫头。」也正是冲着他这句话,她喝了一杯之后就再也停不下来了。

那天晚上,樱喝得酩酊大醉,也哭得稀里哗啦,心里憋着的有些话一股脑地全都说了出来,有关鸣人的、有关佐助的、有关佐井的、甚至还有关大和的……她能说的都说了,那些担忧的、后悔的、道歉的,唯独就是没提到「旗木卡卡西」这个名字,一丁点都没。

她哭得像是只没了脾气的野猫,软软地赖在卡卡西的怀里,磨蹭着却不收最后的几分爪牙,张牙舞爪地伸手去扯那人脸上的面罩。

「那你们的老师呢?」

「老师?」她说,「卡卡西老师,简直就是一个不折不扣地浑蛋……」

「对老师的评价竟然是浑蛋,还真是第一次听说……」

清酒又一杯下肚的时候,卡卡西终于将那只肆意妄为的手牢牢抓进手心。其实他有一点醉了,只是还没有醉到能做出对自己学生出手的事情来。当然,他就当自己醉了,醒来后还可以继续和往常一样逗弄怀里的「野猫」。

樱彻底清醒是在第二天的中午,窗外又开始下起了雨,木叶的梅雨季似乎还要再维持一段时间。她起身去开窗的时候,雨急急得倒灌进来,湿了一身。

即将进入夏天的木叶又和之前变得不一样,蝉鸣在不经意间开始变多。事物在变,人也在变,当然她也没有被孤零零地留下。

下一次再见,她同样也会变得更强。

「哟!今天的心情不错。」

熟悉地声音总是来的特别突然,樱并不担心今天的头发是否有打理整齐,比起这个她有更重要的事情要问。「卡卡西老师,我们昨天接吻了吧?」就像是来确认的口气,让戴着面罩的银发男子在雨中猛烈地咳嗽起来。

「所以,卡卡西老师的回答是不是要改成「有」比较好?」

看着那人露出手足无措地样子,少女满意的露出微笑。

「所以说,老师到底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现在能够告诉我了么?」

后记:

火影全部看完真的特别特别喜欢小樱,所以是个不折不扣地樱推,恶心樱的看到这里就点❌当作没有看过这篇文吧。

感叹樱的成长,现在也终于体会樱的那些心情和想法了,其实从中忍考试保护佐助、割断头发开始就开始喜欢她了,真的特别坚强_(:з)∠)_所以不要说樱矫情,毕竟她也是小女生,她后来依靠的就只有鸣人了。

最后作为一个宇智波推和樱推,写过鼬樱卡樱还打算写鸣樱,就是没来佐樱的坑,真是太大逆不道了_(:з)∠)_

其实我是佐樱党啦……嘤

最后的最后,感谢看到这里的你w

评论(9)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