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鸣/后期微sai鸣】浮沉(1)

有些话说在最前面,这篇佐鸣实际上是三年前就开始写了的,起初最先发在了佐鸣贴吧原题目是「有你」,中间因为有些事导致停更了很长一段时间,直到现在才又重新开始写,并且改了题目。
最近佐鸣圈的事情也掐的特别厉害,几乎一上wb和lof全是这些事情,害得我都不敢打tag发文。这篇文后期会有部分sai鸣剧情,有cp洁癖者求别进别喷,但这篇文我说明白总体是佐鸣剧情。我不管那些圈管说的什么粮食向,有cp tag就打,至少我做了几年这事了,还没人喷我呢x
以上,就请看接下来的内容吧。

----------------------------------------------------

暮夏的天气总归是要热了些,比起夏季可以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待在录音棚外的鸣人有些烦躁地抬手抹了抹额上泛出的汗渍,也不介意在崭新的黑西装上留下一片水印,“佐助,你还有多久?”伸手在透明的玻璃窗上轻轻地扣了两下。

坐在录音棚里的少年留有清爽的黑发,额前的刘海也不长不短的落在眼前,听到鸣人的声音,少年抬起头对着他做了一个口型,似乎在说“马上”。随后便又快速地低下头,用修长的手指拨动起架在腿上的吉他。

少年的名字叫宇智波佐助,是在四年前因一首原创单曲《孤夜》而一炮走红的网络歌手,因他在网络视频中的自弹自唱,以及让人过目不忘的帅气形象被猿飞集团的影视项目部经理旗木卡卡西一眼看中,几次三番的上门请求最后以极为不错的待遇,让他签下了条约合同,并在他正式踏进娱乐圈的第一天就为他量身打造了首张单曲大碟《孤夜》,发售的第一天全球的销售量几乎买断,甚至有不少他没出名前就有的粉丝纷纷表示没有抢到,请求猿飞公司再次出版。

如今的佐助已经不仅仅在音乐这一方面单独发展了,卡卡西说只在一个方面发展的艺人无法成名太久,甚至很快就会因为曲风相同而被冷冻。所以就在前年佐助进军了演艺界,并且一举拿下了咒印系列第二部的男主。精湛的演技,冷酷的性格,迷人的外表,以及没有任何负面新闻的他——当然也没有任何一家媒体或者公司知道他的家庭背景,一度成为各大媒体和报纸头条新闻上脍炙人口的谈论对象,直到现在他依旧站在娱乐圈的顶峰——猿飞集团未来的女性接班人纲手说,佐助将成为娱乐圈里无人超越的天王。

看着又将思绪投入到作曲中的佐助,鸣人再一次催促似的敲了敲玻璃窗,看到佐助投来的疑惑目光,鸣人抬手撩开西装的袖子,指了指手腕上戴着的手表。

随后录音棚的门锁“咔哒”地响了一声——是门闩从内部打开的声音,佐助拿着吉他从里面走了出来,“抱歉,我完全忘记了今天下午还有通告这件事。”快速地将吉他放入琴盒中拉上拉链,穿上了黑色的休闲短夹克,“这种事情你倒是比我记得还清楚啊。”

鸣人没好气的在背后剜了佐助一眼,将随身携带的笔记本翻得哗哗直响,“首先要去的是音忍影视公司,是有关上个星期接的辉夜君麻吕最新古风主打曲《早蕨之舞》的MV拍摄,然后就是……”

看着自己经纪人朝气蓬勃的模样,佐助不由地勾了勾唇角,想起了第一次见到鸣人的场景。

那时候的自己刚进娱乐圈不久,也没有什么经纪人,正在与旗下的新进女艺人春野樱讨论即将在傍晚出席的慈善募捐活动。走廊上突然出现了大大咧咧,充满朝气的声音,以及卡卡西无奈地劝阻声。小樱有些不满地嘀咕了一声,而自己则放下了手上拿着的演讲稿望向门口,被卡卡西带进来的少年有着一头明亮的黄发,脸上洋溢着爽朗的笑容,脸颊旁的三根胡须随着他的笑容深深地印在了自己的脑海中。

“卡卡西,你怎么带回来一个脏小子?”自己不爽地挑了挑眉,有些嘲讽地开了口。

卡卡西理了理凌乱的衣领,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这家伙是伊鲁卡推荐过来的,说是来实习做经纪人的,我也是突然想到你们两个新进不久,资历老一些的经纪人恐怕也不愿意在你们的麾下,所以就给你们带过来了。”说着将金发的少年一口气拽了过来,向前推了推,“他和你们是同年,希望你们能好好相处。”

金发少年有些害羞地抬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我叫漩涡鸣人,希望能成为一个合格的经纪人。”白色T-shirt上印着大大的伊乐拉面的图样。

“呵,有趣。”自己不屑地笑出声,“卡卡西,我要他可以么?”

——

“刺猬头,你又在想什么?”鸣人将记事本合上,放进西装上衣的口袋中,没来由地多按了几下笔以示催促,“从录音棚过去,要花的时间不少。”下意识地又去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表。

佐助将衣领立了起来,从短夹克上一直连到牛仔裤腰际的金属链子,在空气中发出轻微地碰撞声,“你还真是死性不改啊鸣人,要我说多少遍,西装里面最好不要穿邋里邋遢的T-shirt。”鄙夷地抬手指了指鸣人内里的穿着,佐助利落地将吉他背在了身上。

鸣人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印有“I love noodles”字样的内里,满不在乎地笑了起来,“我又不是什么大明星,又不用上台什么的,再说衬衫实在是穿得不舒服。”说着鸣人就想起了上次被衬衫过硬的衣领勒伤脖子的事情后,撒娇似地撅了撅嘴,抬手按下了电梯的按钮。

“蠢。”从鼻腔中挤出一个单音节,佐助抬起鸣人的下巴,凑了过去给了他一个吻,“这就算是给你这样的穿着的惩罚吧?”

“喂!!你……你!!!!”鸣人涨红着脸,在佐助调侃般的笑容中冲进了刚好打开门的电梯中。

说实在佐助自己也快记不清和鸣人认识到底几年了,但是听认真做着行程安排的鸣人说已经整整过了三年九个月了,再过三个月就正好四年了。坐在后排座的佐助用手撑着下巴,看着窗外的风景不快不慢地向后倒退着,坐在副驾驶座上的鸣人正在和派来接送的秘书药师兜聊得正兴。

和鸣人保持这种同性间的恋爱关系也快两年了吧,佐助下意识的扳了扳手指,其实在遇见鸣人之前,佐助就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是一个同性恋者,或许也压根没有想到自己会因为一首对兄长仇恨的原创歌曲而一曲成名,如果这些都没有发生,他恐怕就会在正确的时间里遇到一个正确的人结婚生子了吧。

“佐助君,你看一下这是今天要合作的女主角。”坐在副驾驶座上的鸣人突然回过身向自己递过来一张照片。

鸣人在外人面前一向用敬语称呼自己,即使佐助表示不用可鸣人却一直坚持着自己的原则——抬眼看了他一眼,佐助从他手中快速地接过了照片,拿在手中看了看:“兜先生,这次的合作艺人叫香磷是么?”

兜熟练地打着方向盘,从反光的前视镜里看不清他的表情,只知道他的嘴角勾着一抹让人极为不舒服的笑,“是的,香磷本来是后台的工作人员,前几日被蛇总一眼看中,虽然并不是很有名,但是演技倒算得上是实力派。”

“恩,只要不拖我的行程就可以。”佐助将照片丢在了一旁的空座上。

车子很快下了高架,拐进了一条车流量较小的单向道,随后便开进了昏暗的地下停车场。兜很快熄了火,拔下了发动用的车钥匙放进兜里,“两位已经到了。”

“我们不用去见蛇总,直接去片场就可以了,化妆师和剧本都已经准备好了,就差佐助君您了。”兜快步走在两人的面前,按下了电梯的按钮,“我们的片场在本座的顶楼,虽说我们音忍影视公司的规模远不如猿飞集团,但是为佐助君您准备的报酬也是相当丰厚的。”说道此处,兜有些神经质的抬手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原型镜架。

电梯“叮”地响了一声,提示着他们的目的地已经到了。

跟随着兜走进不远处的片场,鸣人着实被眼前的情景吓了一跳,所有工作人员都正在卖力的准备着开拍前最后的调试,不时会听见便捷式麦克风因为靠的太近而发出的刺耳声响。

“兜先生,这里都已经准备好了。”

“好的,辛苦了,再检查一下,等会录制的时候千万别出现任何差错。”有工作人员走近轻声报告进程,可兜的脚步并没有停下,“还有那边,你稍微检查一下麦克风的距离,这种刺耳的声音不要让我再一次听见;还有香磷她准备好了么?”

“香磷小姐已经准备好了,就在那边。”

顺着他的手指指向的地方,鸣人被一抹亮丽的红色所吸引——

“香磷的服色与她的发色太过于接近,让她们重新为香磷搭配衣服颜色。”兜似乎有些不满地在镜片后面眯起了双眼,“佐助君,你先随我去化妆吧,鸣人君也一起去么?”

鸣人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