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日,刘禅走的时候,姜维就站在不远处的城楼下,看着司马昭的人将他的手反捆在身后,而他却只是轻轻淡笑了一下,甚至连眉头都没有皱。

“姜将军,”他说,“你就站在城楼下看就可以了。”

姜维蹙眉,他不知道到底是刘禅这个人真的没心没肺,还是他真的像诸葛亮说的那样,考虑的比谁都多,而却对谁都不肯说。

姜维从来就没有看透过刘禅这个人,从他在诸葛亮逝世之后,便废弃“丞相”之位开始,就从来,从来没有看透过。

——或许他对诸葛亮有着不属于君臣的感情。 

马蹄声断断续续地响了起来,刘禅就这样被人压坐在马上,蜀汉唯一的君王像是作别似的对着城楼方向,稍稍点了点头,云淡风轻地就像是去做客一样。

随后毫无征兆地,姜维突然就落下泪来,他自己都不明白自己在哭点什么。仅仅只是因为刘禅的一个回头、一个微笑。 

让他乱了手脚,乱了方寸,乱了心神。

这是他第一次看懂刘禅,也是他最后一次,刘禅仅仅只是想告诉自己,他曾经有多么的喜欢过自己,而又不能表露。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