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斜躺在软榻上,香炉中焚着的熏香,忽近忽远地缠绕在他的鼻尖。他忽然有那么一瞬间想起一个人,那个人犹如那一缕熏香,忽近忽远地,与他保持着那一点距离,从来不跨过那一条名为“君臣”的界线。


然而不知道从何时开始,他不再称自己为“曹公”,他至今都能想起他颔首作揖,平静地那一句“曹大人”。到底是从何时开始,他们开始站在了同一条线上,一条名为“臣”的线上。


他总是显得那么的波澜不惊,坦然而又淡然,仿佛这天下的事都干扰不到他的情绪,他说:“曹大人,我们同为汉室子民,您不该……”


不该……曹操冷笑,他不该,他不该什么?他又该做什么?他是不是不该去抢?是不是不该去争?是不是连那个“公”字都不该被人称呼?


是不是只有这样,他才又会抬起头来看他——是的,从自己称“公”那日起,曹操再也没有瞧见过他的正脸。


他至始自终低着他的头,敛着那一脸的“忧愁”,敛着那一脸的“为国为民”。


可是这并不是曹操想要的,他想要这天下,他也想要留住他。随后他缓缓直起身,伸手亲自掐灭了那一点燃着星火,随后香渐渐逝去了。 

—— 

“曹公,荀尚书自杀了。” 






 @归渔人。 存给这位看呵呵呵他一直说我不给他吃曹荀,来,吃,好吃么?!!!

评论(3)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