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花症

#郭荀#赌输后的产物_(:з)∠)_叫我高产帝 @归渔人。 

 
 

郭嘉是喜欢荀彧的,至少他自己是那么认为的。酒过三盏,已是有了微醺,他坐在桌案前远远看着正在与曹操讨论出军对策的荀彧。

 
 

荀彧是个王佐之才,这一点郭嘉比谁都要来的清楚,甚至比荀彧自己。他听不清他们到底在讨论些什么,随后他看见荀彧古板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浅笑——刺痛。

 
 

荀彧是喜欢曹操的,郭嘉很早就明白,但他依旧毫无保留地将自己的感情放在了他的身上,说到底这可能是一场彻彻底底地败战。

 
 

「呵,军师怎么可以打败战啊真是。」低低调侃了一句,倏然胸口传来的不适感让郭嘉不得不俯下身子,巨大的恶心感从心口直逼咽喉。身体的恶化程度比自己想象地要来的更快。「咳咳——」

 
 

为了不必要引起的麻烦,郭嘉刻意压低了声音,但出乎意料吐出的不是血,而是几片完整的花瓣。「这……是什么怪病啊真是。」瞪大了双眼,军师僵硬地勾了勾嘴角。

 
 

随后的几日里,郭嘉的吐花情况愈发的严重起来,简直就像是在看不见构造的身体里开满了艳丽的花圃,火红火红地生长着、燃烧着、透支着郭嘉的生命,只要一开口就能掉落出花瓣。

 
 

「郭嘉殿!」

 
 

不用看就已经知道是那个人,郭嘉默不作声地合上了卷轴,丢在堆满花瓣的床前。这两日他翻遍了整个府库的医书,却仍旧没有找到与自己相符的病症,如若派人去问这不多一时自己得了怪病的事就会传遍整个军营。

 
 

恍然间,人已经走到他的面前,「烦请郭嘉殿多照顾一些自己的身体,」他秉着一身怒气,「好些吃药!」用力砸在桌案上的药剧烈的摇晃。

 
 

「是是是,荀彧殿。」——「花」就在堵自己的喉口,郭嘉花费了许多力气才将它咽下,翻江倒海地。

 
 

「明天主公就要起兵出征了,他让我告诉你好好休息。」荀彧见他难受,好心地抬手拍了拍他的后背,一时两人无语,只是面对面地坐着。

 
 

「大约……去几天。」

 
 

「你要平安等着我们回来。」

 
 

荀彧并没有回答郭嘉问的问题,因為谁都不知道这一战到底会打多久,是艰辛还是轻而易举。

 
 

「花」在体内涌动,纷纷扬扬地落了一地。

 
 

等到曹操他们回来的时候,听前来接见的士兵们说郭祭酒已经走了有数日了,谁都没有料到看上去活蹦乱跳、每日嚷嚷着要喝酒的祭酒,就这样在一夕之间去世了——毫无征兆地,只有床前落满了一地绯红的花瓣。

 
 

荀彧在片刻地怔愣之后,第一个翻身下了马,用着几乎踉跄地步子跑进了再熟悉不过的营帐。没有调侃、没有说笑、甚至没有酒气。

 
 

「郭嘉殿啊郭嘉殿,你怎么舍得不喝酒了啊!」手砸在床沿边,无声地哭泣。

 
 

数日后郭嘉落葬,荀彧再去看他时,床头不知为何长出朵百合来,静静地向着他盛开。


 

评论(7)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