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蔡# 还是和这位 @归渔人。 赌博赌输的产物。

一直觉得郭嘉和蔡文姬好配啦!!!简直萌死了!!!

以下正文:

 

蔡文姬失忆了。

 
 

她忘记了自己的名字、自己的家人、一切有关自己的事,包括她最爱的人。她每天都坐在医院的病床上,头上绑着车祸后的绷带,眼神呆滞地看向窗外——一尘不变地活着。

 
 

一个月来她什么都记不起来,只有别人告诉她的名字叫蔡文姬。而隐约地她觉得她曾经有那么一个可以让她爱到落泪的人,可她却忘记了他的一切,明明曾经是那么的深爱过。

 
 

又一次从睡梦中醒来,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口照射进这毫无生气地病房,她看见了摆放在不远处的一把箜篌。

 
 

「这是……谁送来的?」迟疑的开口,她不记得她会弹奏这样子奇怪的乐器。

 
 

「是一位先生送来的,」摆放花瓶的护士笑着回答,「这花也是他送来的,您真是好福气有这么帅的男朋友。」

 
 

他?男朋友?蔡文姬的眉头微微蹙了起来,她仍旧对自己的事没有任何记忆,「请问还记得他长什么样子么?」

 
 

「哦,他啊!他有着一头乌黑的长发。」

 
 

「……能把箜篌拿过来给我一下么?」

 
 

将箜篌抱在怀里,结实的木质琴身要比自己想象中的轻的许多,轻却又是上好的紫檀。当手指抚上第一根琴弦,手像不受控制似地弹奏起来。待到一曲毕,泪早已湿了脸颊,如何也停不下来。

 
 

往后的每一日起,她的房里总会多出些什么,对面摆放着的花瓶里的花也从满天星转变成了勿忘我。每当询问起来,护士的回答永远都是那个有着黑色长发的青年。

 
 

或许,那个黑发男子便是自己深爱的人吧。蔡文姬在车祸后第一次露出了笑脸。

 
 

又是某一日的清晨,蔡文姬被房内的碰撞声吵醒,这是她第一次见到那名黑发男子的模样,他有着一张清秀的脸庞。

 
 

「抱歉,我没有想吵醒你的意思。」他说。

 
 

「不,没有。」她摇了摇头,然后看他将东西摆好,才迟疑了很久开口,「请问我和你以前交往过么?」

 
 

「没有。」他回答的丝毫没有犹豫,甚至都没有抬头看她一眼。

 
 

「啊——这样啊,是我弄错了。」蔡文姬有些苦笑地垂下了头,她又一次失去了恢复记忆的机会。

 
 

为什么自己一点都想不起来呢?只要一点点就好,也能问问别人自己最爱的那个人现在在哪里?他过得好么?他为什么不来看自己?

 
 

泪在眼里打转,却如何也落不下来。

 
 

那个男人沉默了很久才再一次开口,「我知道你在等谁,而他永远不会来了,我只是在完成他托付给我的任务。」病房的门打开又被合上,又一次只留下了蔡文姬一个人。

 
 

很多年以后,蔡文姬已经从车祸的阴影中走了出来,就算失去记忆可性格温和地她仍旧在一家幼儿园里做了老师。在某一日的清晨,她遇见了在医院时每日给自己送花的那个黑发男子。

 
 

「今天可能是你最后一次见到我了。」他从上衣中拿出一封信来交到蔡文姬的手中,「我觉得你有必要记起这件事来。」

 
 

蔡文姬抬头看了他一眼,随后打开了信封,里面只有一张照片,照片的她和一名金发男子紧靠在一起笑的一脸灿烂,双手交叠、十指相扣。

 
 

「这……这是……」心口传来的刺痛,泪没来由得从眼中落下,为什么自己会那么痛苦,苦涩地让自己不知所措。

 
 

「他叫郭嘉,是我工作上的同事,同时也是你的恋人。」他看着蔡文姬静静地开口,「那天你们在去拍婚纱照回来的路上出了车祸,他在被送进医院没多久就去世了,而我收到了他发来的最后一条短信就是让我照顾好你。」

 
 

「我想他不会愿意看到你的眼泪的,而你在醒来后就失忆了,所以我选择了伪装他还活着的假象来欺骗你。」他的手紧紧地握拳后又倏然放开,「抱歉,我没能早点告诉你。」

 
 

蔡文姬安静地落泪、安静地听完他所说地一切真相,安静地将照片放进背包,「谢谢你,告诉我一切。」深深地鞠躬,她听见男人转身离开的脚步声,最后她终于跌坐在地上,不顾一切地失声痛哭起来。

 
 

她想起来了,她什么都想起来了,有关郭嘉的一切——那个她曾经、不、永远都深深爱着那个人。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