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双婶婶设定/微量山姥切x婶婶/婶婶x萤丸】

今天的月色很美。


廊下有着暗灰发色的男子正一人独饮——这是雪来这里后看到的第二个满月。和在那个世界里看到的并没有什么不同,月光在举着的酒碟里轻微摇曳。


说实在雪并不讨厌在这里度过的时日,在某一天的清晨,他睁开眼就发现自己已经在了这里——毫无征兆地。轻笑了一声,仰头将辛辣地酒灌入了口中,酒精刺激着大脑让他变得昏沉。


身后传来的细小声响,想来是某个审神者半夜起身却不小心撞到了廊间摆放着的夜灯。


「雪先生?」


头顶响起耳熟的声音,让他不得不回头报以温和的微笑,「啊——那么晚了大小姐有什么事么?」口中称呼着的「大小姐」本应该是这本丸中唯一的一名审神者由里子,在刀剑男子中有着不错的口碑,似乎是一位优秀的主上。


「有些睡不着,就想着出来看看。」


她没有像在昼日那般穿着厚重的十二单衣,头发也松松地披在肩上,如果不是在这种地方的话,雪觉得自己可能会不可避免的喜欢上她——可惜并不会有什么如果。


雪没有说话,只是将眼从她身上转了回来,依旧望着那轮满月,月直直落进他绯红的双眼中。


「大小姐——」


「雪先生……」


同时开口又同时沉默,最后还是由自己来打破这尴尬的沉默,「还是大小姐你先说吧。」用手支着下颚,眯眼笑着看着坐在自己身边,显得有些拘谨起来的由里子。


「雪先生为什么会选萤丸作近侍刀呢?」


「可能是……缘分?」歪了歪头,其实说实在的雪自己也不知道当时为何选择了萤丸,明明在本丸中有比他更让自己在意的刀剑,「萤他是个好孩子不是么?」


「萤」是雪对萤丸的爱称,就像自己对山姥切执着的叫「国広」一样,明明这样很有可能会将三人混淆。


由里子将腰带缠绕在手指上,随后又将它们松开,「我还以为雪先生会选择歌仙作为近侍刀呢。」


「为什么你会那么觉得?」


「因为雪先生在平日里总是会读些我们看不懂的书籍,有时也会和歌仙谈论和歌的事不是么?」抬起望向自己的眼中承载着月色,和自己不同,她是真心爱着这里以及这些刀剑们,「所以我觉得雪先生是一个非常风雅的人……我说了非常自以为是的话呢。」


哈哈干笑了几声,雪凝起了一贯的笑脸,「大小姐,评定对方是怎样的一个人可不能单从一个方面上来看哦。」长叹了一口气,雪伸手在由里子的头上拍了拍,「不早了,休息去吧。」将脱下的羽织披在她的身上,雪缓慢起身。


对于那些将由里子作为主上的刀剑来说,才到来的自己很明显是一名不速之客。反之,那些付丧神对于他而言,其实就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他们或许就应该被摆放在博物馆里,也或许早已埋没在历史的洪河里,最坏的无非只是连真品和赝品都无法区分而已罢了。


相比萤丸这种受人喜爱的大太刀,雪其实更加欣赏山姥切国広这样的仿品,骨子里透着不输于其他刀剑的傲气,比任何一把刀都要来的光彩夺目。


「山姥切国広么……」


嘴角勾起的弧度,真的很想有一日将他纳入自己的手中,可惜现在由里子并没有打算将他放手的意味——既然对方不放手的话,那就自己动手去抢。


脚步驻足在卧房前,雪伸手推开了房门,像是被吵到似的,侧卧着的萤丸揉着惺忪的睡眼爬了起来,「主人……?」


「嗯。」将萤丸搂进怀中后躺下,雪抬手摸了摸他柔软的短发,「睡吧,萤。」


萤火虫在屋外星星点点的飞着,然而夜已深,云已散,月独留。




---------------------------------------------------------------------------------------------

其实本来只想写写自家两个婶婶的设定、互动小日常的,没想到最后还是写成了这样,可以当做第一篇写的【山姥切x婶婶】日常文的后续,因为之后还会以这个名字继续写下去?!

之后可能男婶会展开恐怖的对山姥切的追击战哦什么的。。【←po原谅我是个山姥切痴汉】

第一篇地址:http://vcient.lofter.com/post/342940_6a2220d

欢迎大家吐槽和交流【啥!会有人么!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