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遥·美人鱼【记free完结】

真遥·美人鱼


水是活物,只要顺从水,那么久很容易与水融为一体。              ——题记


“遥?!”


头顶传来真琴的声音,遥远却又那么的近,遥缓缓地睁开朦胧的双眼,有符合三四月季节的樱花从半空落下,沾在自己的唇上,“啊”了一声起身,遥这才察觉到自己刚才似乎睡着了。


“遥。”


真琴一边叫唤着自己的名字,一边将包裹着海蓝色餐布的便当盒递给遥,真琴觉得最近的遥很嗜睡。听到真琴的声音,遥伸手接过了他递来的便当盒,身边的渚和怜似乎正为了一块煎蛋卷而闹得不可开交,最后似乎还是以渚的撒娇而获胜。


“今天妈妈特地做了青花鱼排哦。”


看着遥不紧不慢地打开饭盒,真琴将一口白米饭吞下,扬着八字眉笑着说道。


真琴的笑容很暖,但是遥并没有说话,他其实不太喜欢吃饭的时候说话,但也并不是对此特别反感,举着筷子夹起双面炸的金黄的青花鱼排,咬下了第一口——真的很好吃。


“是吧?很好吃吧?遥?”


渚和怜凑了过来,真琴适时的开口,遥为此而松了一口气,真琴总是会说出自己心里所想的事,而且每次都掌握的恰到好处。的确,真琴母亲做的饭菜很好吃,或许是两家住的较近的缘故,真琴的母亲很喜欢叫上遥一起到家里吃饭,真琴的两个弟弟妹妹也十分的喜欢遥,每次去他们家的时候,在山路的转角处总能看见真琴扬着八字眉看着泛起晓红的天际,然后回过头对着他暖暖一笑,他的弟弟妹妹也会如此喊着遥的名字,蹦跳着从玄关跑过来,抱着遥的腿不放。


“诶!小真,好好吃哦!”


渚的声音甜腻地在身边响起,他就着真琴的筷子咬下了一口九字格画的十分漂亮的桂花卷,未脱稚气的脸上写着满满的惊讶,“呐呐!真琴……”遥又咬下了一口青花鱼排,渚的声音一高一低,对话间时不时夹带着怜些许的不满声。遥发现自己刚才似乎有点嫉妒渚,能那么不在乎地就着别人的筷子吃东西,明明都已经高一了。这么想着,遥觉得自己似乎有些烦躁起来,越想让自己平静下来,却越反而更加烦躁了,不知不觉加快了手上吃饭的速度。


“遥,你怎么了?!”


真琴似乎察觉到了遥的不对劲,出声轻轻地叫了声他的名字。


——没什么。不想回答真琴的问题,但觉得开口否认也非常的麻烦,遥这么想着,有些尴尬地偏过了头,真琴应该会明白自己的意思吧,眼神却忍不住又飘回来落在真琴的脸上。


“小遥,真的非常喜欢青花鱼呢!”


“遥前辈,非常喜欢青花鱼啊!”


渚和怜的声音一同响起,打破了沉寂,不同的声音说的却是同一件事,真琴的八字眉皱了皱,终于还是没有忍住笑出了声。


真琴,有你在我身边真好。                                     ——题记


最近,遥都察觉到自己越来越嗜睡了,有时醒来的时候,遥发现自己竟然躺在尘土飞扬的球场上,现在似乎在水里自己也能睡着了。遥在水中翻转过身,抬手随即又快速地将手插入水中,划出一道锋利的口子,脚掌用力,水向后划过躯体,又立马从脚底向前推进。真琴从小时候开始就很害怕水,到现在也是如此。真琴不止一次说过水中隐藏着足以吞噬人的怪物,而遥却觉得只要顺从水,水也就会顺从自己。


手触上泳池的墙壁,遥从水中探出了头,刚游完1000米自由泳的他,呼吸中一点都没有紊乱的气息,有一只手自上而来,伸到他的面前,不用看就知道手的主人是真琴,但遥还是下意识的抬起了头,真琴从小时候开始就长得比同龄的孩子高出半个头,现在也依旧如此。遥的目光触及到了真琴投来的目光,手握上他的手,遥借着真琴的力量攀上了泳池。


“遥前辈在水里就好像海洋生物一样,”换完泳裤的怜拿着游泳眼镜从更衣室走了进来,正巧看到遥以极为优雅的姿态游完了1000米的自由泳,“就像是……”


“海豚一样!”渚应声从水中冒出了头,着实吓到了刚进来的怜,渚似乎刚游完蛙泳的一个折返。


真琴将放在一旁长凳上的毛巾丢给遥,他知道只有在水中的遥才是真正的遥,遥似乎天生就应该属于水。


——多谢。遥接过真琴丢来的毛巾。转头望了望真琴,随后低下头擦拭起自己湿漉漉的头发,遥喜欢水包裹着自己的感觉,却不喜欢周身因水而泛起的温热湿漉感。


“呼——”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泳池外种植着的樱花树已经过了开的时节,光秃秃地树枝看上去没有丝毫的生机,但谁都知道明年的某天春日,这些看起来现在没有任何“生机”的树,又会偷偷地抽出新芽,开出粉红色的花朵。遥的目光从樱花树上收回,继而又静静地看着水。


暮春过去之后,迎来的将会是酷热的炎夏,虽然临近海边的岩鸢镇是不太会热。


放课后的社团活动很快就结束了。今天江没有来,听小崎纪说,是去鲛柄学院窃听情报了,反正在大家眼里,也就只是去探望住宿的哥哥凛罢了。


在更衣室中擦干变得温热起来的身体,遥在干透的泳裤外快速地套上了校服外裤,虽然还没到初夏,但是在长袖衬衫外罩上黑色的西装外套,未免还是有些勉强了。


“呐呐!小真不会感到热么?还有小遥和小怜也是!”


渚的声音听上去很没有精神。渚的性格很直率,从第一次在严鸢俱乐部主动请求参加4x100米接力赛开始,就很明白渚几乎是那种什么事都能极为爽快说出口的性格,和遥的性格可以说是完全的截然不同。


正在将泳裤折叠整齐放入保重的真琴,听到渚的问话,有些迟疑地抬起头:“唔,稍微会有些热吧。”遥没有回答,而怜则报以无奈的表情。


更衣室的门被人推开,走进来的是游泳部的顾问老师天方美帆,“各位辛苦了哟~”将手中领着的,装有冰棍和特饮的塑料袋放在一旁的地上,天方美帆再一次带上门离开了。


“遥?吃么?”还在犹豫着是否遥穿上西装的遥倏地感到颈上一凉,敏感地回过头,真琴正拿着两根冰棍,扬着八字眉柔和地笑着,身后的渚和怜已经拆开大吃特吃了。


“我……要你的那根……”有些艰难地开口,遥说完这句话后,极为别扭地别过了脸,真琴迷茫了好久,最后出声笑着将自己咬过一口的冰棍递了过去。


——今天的冰棍好像比以前的好吃了。遥是那么想的。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