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过【森石】

今天是校内学园祭举办的最后一天了,换句话说,只是对内开放的学园祭在今天结束而已。从明天开始的学园祭便是对外开放的了,这也可以说是学园祭的重头戏,因为在明天的学园祭中学生们可以邀请自己校外的好友以及父母来到学校参观,就连只是路过的附近居民也可以到学校里参观游览,所以为了把学校更好的一面展现给别人,第一任理事长就为此规定某条只在学园祭举办时才能奏效的条律——在对外开放前一日举办的校内学园祭必须要在下午十四点前结束。

 

[无论怎么看都是想要给学校增加生源才立下的规定吧。]

 

石田将堆放在办公桌上准备好的课案以及还未来得及批改的作业分开放置到了桌角的边缘,无奈地叹了口气。不知不觉就这样浑浑沌沌地在工作中度过了校内学园祭的第三天,“到最后还是没有和森川一起去逛学园祭啊。”想起学园祭开始前的一个礼拜,森川就无数次跑来要求自己和他一起逛一逛学园祭,说是自己班上的鬼屋举办的很有气氛,然而对于这样喋喋不休、甚至可以说是很期待的他,自己却已“工作还没完成”理所当然地驳回了,“稍微有些对不起他,要是明天能顺利结束工作的话,最后一天陪他去逛逛学园祭也不错。”似乎是下好了某种决心,石田利索地换下了校用白大褂,夹上自己的邮差包走出了教研室。

 

秋日的傍晚总是要比夏日来临地早一些,用眼角的余光去看的时候也只能看见几缕残阳从窗外种植着的合欢树中透过来,落在学校的走道上,给洁白的地面染上一片金色的光晕,有偶尔的风沿着窗户间的缝隙溜进来,扬起石田额前的发,秋日的凉爽总归要比夏日的闷热来的好些。

 

从位于三楼的走道望下去,石田偶尔还能看见正在负责明日学园祭的后勤部,三三两两凑在一起搬运着厚重的巨型广告牌,“森川的话,大概已经回去了吧。”下意识地抬手看了看戴在左腕上的手表,离学园祭结束的十四点早已过了整整两个小时。说实在,大多数在学园祭没事可做、纯属参观的学生早就在上午的时候就离开了学校,成群结队地去校外享受这几天的无作业日了;现在要是还留在学校的,如同石田所见,无非就是学生会后勤部的了,大概还有些各班的活动委员了吧。

 

少许的停留后石田继续向前迈开脚步,皮鞋触碰地面上发出清脆的声音,[很可惜,森川君无论与哪个都挨不上边,纯粹就只是来玩的。估计这时候他早就已经在校外玩的开心过头了吧,反正这家伙的人缘很广,性格也很开朗阳光什么的,与冷淡的自己不同……]迈向前方的脚步再一次缓慢了下来,不知何时垂在一旁的、空闲着的左手紧紧地握成了拳——所以对于两人开始交往之后的苦恼也就只是自己一人在困惑不是么。

 

“不同不是么……”抿着嘴唇。

 

离正式了解森川对自己的心意,并且正式允许这场恋情开始的时间似乎已经快过了半个学年,对于森川而言,与自己交往只不过是在平日之中再多了一件学习以外、外交以内的事情罢了,况且对于两人的相处时间森川也很好的把握在了仅限于学校之内的课余时间而非校外,对于他们任何一人来说校外想要担心防备的事情多过于校内;然而对于自己而言,年龄上就已经有了五年的差距,身份上有着可以说是更严重的问题,无论是在校内还是校外,森川都是自己的一名学生,同时自己也则是他的任教老师,学生和老师之间的恋爱是根本无法让世人所接受的,事情一旦败露,他们迎来的将会是离职以及退学——这种感觉总是让石田有种,就算森川在自己的身旁,他也总是那么的无法触及,可这样的困扰石田没有办法对森川表明,更何况森川他也不会明白。

 

[对于这样的感情,自己很不安不是么。]

 

石田微微向下低着的脸上露出了略显嘲讽的神情,明明觉得这种感情不安却还是试着去接受了的自己难道不是一个天大的嘲讽么,明明从一开始自己就可以拒绝的……握紧的手,修的整齐的指甲刺得掌心生疼,“啊……这里是……”迷惑地目光触及到的班级名牌,石田这才意识到自己走到了森川所属的国三B班,“看一下……应该没有问题吧?!”低声嘟嚷了一句,石田伸手犹豫着触碰到了教室的移门,“如果要是在的话,就说自己检查教室不就好了嘛!”就算心中有了明确的答案,但是却仍旧抱了一丝希望,“要是……要是在的话就和他说,周五和他一起去学园祭好了。”像是想要将刚才心中的疑惑驱散出去,石田让自己的脸上刻意地露出了舒心的笑容。

 

推开的移门,教室中传出的甜腻女声——“……在学校里做这种事不太好吧,治。”

 

石田的笑僵在了脸上却如何也收不回去了,“治”是森川治一郎的爱称,何况在B班中没有任何一个人的名字中含有“治”这个字了。

 

“你们在学校里干什么。”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石田却依旧能明显地感觉到自己压低的话语中那丝捉摸不定地颤抖,平时听上去慵懒地尾音现在也听上去就像是在隐忍的哭腔,“学校——学校不是让你们可以干这种事的地方。”莫名的停顿只能让自己感到更加的焦躁。

 

“啊——是石田老师啊,”听到声音都彼此停下的两人,跨坐在森川身上的女生神色有些悻悻地回过了头,随后将已褪至腰间的白色长袖衬衣重新穿了起来,“老师年纪已经大了,恐怕是不会理解我们年轻人喜欢寻找刺激而选择学校做的这种理由的。”被残阳染成亚麻色的长发,女生熟练地将它们系数用发绳绑了起来。

 

“我记得你是国二A班的转校生,樱井咲?”石田思考着开口,那头在阳光下漂亮的亚麻色长发任谁都不会忘记,“你先回去,这次我就当做没看见。”深吸了一口气,平静了一下口气,石田将目光转向了从进门开始就一言未发,靠坐在中间桌椅上的森川。

 

樱井可爱的脸上露出了惋惜地表情,嘟囔着从森川的身上离开,弯腰拾起落在地上的蝴蝶领结的时候,能看到她刻意裁短的校裙下露出的白皙姣好的双腿,“那么下次再继续做下去吧,治。”像是刻意再一次做给石田看似的,樱井将红润的嘴唇凑过去在森川的唇上印下了一吻,“那么石田老师也再见了,不过下次记得就不要再打扰我们了,否则会被学生们讨厌的哦。”脚步轻盈地走出教室,樱井制服包上挂着的饰品发出叮当的撞击声。

 

听着消失在走道上的脚步声,石田收回了顾忌门外声音而微微投下门外的视线,“森川君你也快些回去吧,时间不早了。”说着,石田重新将邮差包夹回了手臂间。

 

“章,你不责骂我吗?”森川垂着头,过长的额发堆在眼前叫人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能看见他微微抿着的嘴角,散乱着的衬衫领口露出他线条精致的前胸以及健康的肤色,“你……不说些什么吗……”压低着的声音在狭小的教室回荡,来回徘徊。

 

石田的脚步在听到他的问话后适时的教室的门口停了下来,没有抬头甚至连眼都不曾抬起过一下,“说什么?你要我说什么?我现在应该要说些什么?”嘴角用力地抿成了一条线,“我是不是应该说,森川君我需要给你的家长打个电话,或者明天把你的家长请来我们需要三方会谈一下?”

 

“至少你这样说的话,我会觉得好受一些。”明白石田的话纯粹出于对自己的挖苦,但他仍旧扑捉到了话语中那一丝压抑的颤抖,“章……你能听我解释么。”

 

再一次深吸了一口气,石田将身子转向森川,“森川君你也应该明白我并不是这种老师,我的三方会谈只放在需要的时候使用,我不想你在毕业应试之前发生这种不雅的事情。”手上握着的邮差包在森川看不见的地方几乎被石田捏的变了形,脚下踩到深蓝色领带,石田也只是淡淡看了一眼便弯腰拾了起来,“希望你下次也别在学校里做出这种事了,这次还好遇到了的是我,如果要是是其他老师的话你该怎么办?”踌躇了一下,石田还是上前走到了森川的面前,伸手替他将胸前的纽扣一颗一颗扣好,“况且你也没有对我一一解释的义务。”

 

森川顺着石田的手一点一点地将自己的目光移到了他的脸上,墨色的眼眸透过架在鼻梁上的黑色镜框眼镜锁在石田的面上,“那……那你又为什么会来这个教室?”像是害怕眼前的石田逃走消失一样,森川伸手握住了石田正在为他系领带的手,很明显他在一瞬间感受到了石田像是被他吓到似的瑟缩了一下,但却很快又回复了正常。

 

“我本来是想如果你还在的话,我想来告诉你周五的话我能陪你一起去逛学园祭,我会在周五之前完成我的工作。”石田的眼柔和地半敛着,让比他高出整整一个头的森川看不到他眼中的神色,然而只有石田自己知道如果再在这里待下去,自己恐怕会在这里失态吧——自己要比自己想象中更在意眼前的这个人,但是现在他不得不在这里……做一个了断——更何况今天发生的事就算没有在今天发生,未来也总有一天会发生,只不过是早晚的事情罢了。

 

听到石田说的话,森川的双眸微微瞪大了双眼,可以说吃惊大过于兴奋吧,然后他几次启唇却都又把话吞了下去,最后他只是握着石田的手不断地重复着一句话,“真……真的么?”喜悦得就好像得到糖果的小孩一样,如果可以的话,他很想将面前的人拥入怀里。

 

石田的肩垂了下去,从鼻腔的深处挤出了一个无可奈何的笑声,带着些许宠溺,“但是抱歉了,森川君。”替森川将领带系紧,石田又抬手拍了拍他肩头沾着的看不见的灰,丝毫没有想要将先前的那个话题继续下去的意思,“好了,你也快些回家吧。”松了一口气似的,石田将自己的手从他的手中抽出,重新拿起了暂时放在一旁桌子上的邮差包,“明天见。”再次重复了这句话,石田露出与平时一样的笑容,如同春日里和煦的暖风,然后他背过身向前走了两步。

 

森川的唇张了张,脸上喜悦地神情又一次转为了诧异,空了的手就这样停留在半空,“等等,章,这是什么意思?”

 

“我们分手吧,森川君。”石田背对着森川,声音听上去闷闷地,听不真切。

 

身后传来了响亮的桌椅被撞倒时而发出的激烈碰撞声,随后石田感觉到自己的手被人狠狠地向后拽住,力气大到让他连反应甩开的机会都没有,身体便本能地向后倒去,“为什么?我……我不允许……”石田落入了那个熟悉的怀抱,森川将自己的头深深地埋在石田的颈项间,“我不允许分手……”语气中带着七分的慌乱,三分的紧张。

 

就算是现在的情况下无法看到森川的表情,但石田却依旧能猜到他现在露出了何种神情——无助地就像是做错事的小孩,要是自己看到的话说不定就会为此心软吧。[从一开始这场恋情就从来没有过允许或者不允许。]石田缓慢地抬手将森川围着他臂膀的双手一寸一寸地剥开,缓慢到就像是想要让自己把这段恋情的从心底剥落一般,一点一点,他的温暖,他的神情,他的吻,“森川君,你喜欢我说不定只是因为我比你年长,这种感情就像是……”

 

“不是的……不是的……”伴随着石田的话语是森川的否认,以及他颤抖地双臂。

 

“你不该喜欢我,我们同样都是男人。”石田叹了一口气,微微仰起了头靠在森川的肩上,大概是自己还仍旧贪恋他那一份温暖,“樱井咲是一个不错的女生,相比你和我在一起,你和她的恋情不是更容易让大家接受和承认么。”目光了无目的在教室的上空游移,[只要说完一切都结束了。]“而且你我之间的年龄差距我想你也该明白,但与樱井在一起,你和她不是更容易相处么,更何况我看得出樱井她是真心喜欢你的。她对我说的那些就好像是挑战书一样。”说到这里,石田咧开唇露出了无可奈何地笑容,仿佛说的就是一件与他自身根本无关的事情一样。

 

[没错,从一开始自己答应他开始,就只是想要玩玩的并不是打算真心的,只要这么想自己就会好受许多。]

 

“不是的……我和樱井不是你想的那样……”森川收拢了自己的双臂,想要将石田牢牢地揉进自己的怀里,却依旧觉得自己马上就要失去他了,“我对你并不只是玩玩,我是真心喜欢你才对你表的白,但是樱井我……”咬着下唇,森川如何也说不下去了,然后他听到怀中人压低地笑声,带着隐约地寂寞。

 

石田用尽全力将森川拥着自己的双手分开,转身抬手在他染成褐色的长发上使劲搓揉了一下,“我知道这是你的需要我没有权力去干涉,我说了你对我的感情只是一时的心血来潮,过不了几年你再回想起来就会觉得自己当时是多么的可笑。”看着眼眶有些些许泛红的森川,石田觉得自己的内心像是被狠狠地揪紧了一样,但是他却伪装的很好,“好好去和樱井交往吧,过几天我也会向学校方面提出调职报告。”

 

“什么?”听到他所说的话,森川几乎是下意识地破口而出,瞪大地双眼写满了不可置信,“你说……你要调职?这是什么意思。”

 

看着森川的表情,石田蹙起了一边的眉毛,“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我想调到离这里不远的大学部去,大学部那里最近很缺国文教师,前几日理事长也有和我谈论过这件事,我想我也是时候给他答复了。”像是想到什么似的石田停顿了一下,“比起高中部,我觉得大学部对我而言更加适合吧。”

 

[想要表达的还没有好好传递到就结束的恋情,还没有开始自己就开始觉得累了。]

 

“所以,森川君我们分手吧。”

 

面向森川的石田,带着与他们第一次见面时展露出的微笑。

 

[从一开始,我们就全都走错了路,只是你和我都没有发现而已,为了不再让错误持续下去,你和我之间就必须要有一个人选择退出。]

 

森川的脸上极为难得的显现出了痛苦地表情,牙关咬着下唇几乎就是要咬出血来。

 

[请容我最后一次的任性。]

 

石田如此想着,抬手抚上了森川的脸颊,“森川君,应试请加油。”





——————————————————————————————

雷此者慎入

评论(4)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