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话三十题之十】凝固的塑像

在精灵西渡之后,中土大地真正迎来了属于人类的时代。

 

当Legolas有幸再一次踏入中土大地的时候,那或许已经过了百年或者更久……Legolas并没有把这些逝去的时光放在心上。

 

洛丝萝林的榕树林正迎来寒冷的冬季,Arwen蒙着薄薄的黑色面纱,抬头仰望着黑夜。

 

精灵们是喜欢黑夜的,因为黑夜里的星光对于他们来说是如此的神圣以及纯洁……Arwen开始吟唱起精灵们古老的歌谣。

 

「伊露维塔在上,Arwen,这首歌让人听起来很耳熟。」Legolas说道,「它让我想起一个人。」月色的长发披在身后,他噙着淡笑。

 

「是的,这首歌曾经Aragon唱过,」Arwen停止了歌声,并没有惊讶于他的来到,Legolas向来是一个自由的精灵王子。

 

林间刮起的寒风,让榕树叶瑟瑟作响。

 

「歌里的人是谁?」Legolas偏过了头,他陪伴他直到死亡也未曾听他吟唱过这首歌,「我不明白,这首歌如此的美妙,而歌词却是如此的悲伤。」秀气的眉皱了起来。

 

「Legolas·Greenleaf,」Arwen缓缓地走上前去,握住了Legolas的手,「我给了Aragon刻骨铭心的爱,而你却给了他一份沉重的,与我比他而言更加难忘的感情,我不知道这是否能称作真正的‘爱’,但是比起我赠他的长庚星而言,你当时所佩戴在身的徽章更加让他珍惜,」

 

Arwen将某些东西塞进了Legolas的手中,并且将他的手握紧,「只因为它是一片绿叶的标志……」

 

古老的歌声再一次响起,Arwen被月光拥着再一次向前走去,「伊露维塔在上,愿众神护佑你世间的旅程。」,黑色的面纱,黑色的长裙让她很快融入进无边的夜色。

 

直到她远去,Legolas摊开了手心——那是当年Sauron之争时,他领口所佩戴的精灵徽章——一片绿叶。

 

「Aragon……」

 

轻声唤起已经变得久违的名字,Legolas将目光投向了洛丝萝林的黑夜。

 

或许这里曾经是西尔凡精灵的居所,相对于其他地方的黑夜而言这里要明亮的许多,这也同时让他的眼眸璀璨的像是倒映着无边的星辰。

 

精灵徽章被他紧握在手里,洛丝萝林离刚铎白城的路很远,记忆里好友的模样已经变得模糊,只能依稀地记得白城上不断盛开的王者之花,在他迎娶Arwen和他去世的那天漫天纷飞。

 

蔚蓝的眼变得哀伤,Legolas开始想起他的好友是怎样与自己的子女告别,怎样交付自己的王冠和权杖,怎样步入王室的幽街,最后死去。在数年之后又一次被他的子民歌颂、吟咏他的事迹,最后被雕刻成一尊凝固的石灰塑像。

 

从开始到最后,在王室幽街陪在他身旁的只有他至生的妻子Arwen和自己的绿叶徽章。

 

「Namárie。」

 

将手放在自己的胸口,Legolas闭上了双眼,随后将手伸向了半空。


评论(8)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