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郭/微嘉庶嘉】病(三)上

在夜店见过一面之后,荀彧就再也没有见过郭嘉,忙碌的工作节奏也让荀彧几乎忘了有那么个人,直到有天他打算将换洗的西装送去干洗店的时候,在口袋中翻出了那么一张纸条,除却十一位数字什么都没有留下,字迹潦草地教人看不清,只有排在末位的“3”写的极为用力。可能是谁的电话号码吧,荀彧眯了眯眼睛猜测着将纸条放在了办公桌上——如果是什么大人物的电话号码弄丢了就麻烦了……可不知为何,脑海中一闪而过了一头耀眼的金发。

 

想不起那头金发到底属于谁,他周围的人各个作风低调,也没有人会在商业界染一头如此夺人眼球的金发来树立自己的形象,那样只会让敌人更加记清自己的样子。荀彧皱了皱眉头思忖着,但很快就发现这是件没有必要浪费时间来思考的事,他提起放置在鞋架上装有西服的纸袋,转开了门闩。

 

随后他听到了来自隔壁房间的一声巨大声响——“你给我滚出去!你这个不要脸的色情狂!”被狠命推出门的男子正巧有着一头耀眼的金发,“要了一次还要一次,说什么我们做完就从今往后都别见了的鬼话,你把我当做泄欲的工具了么!要不是看你脸长得漂亮!我……”尖声嘶喊着说出令人耳根发烫的字句,被赶出来的男子衣衫不整地躺倒在地上,脸上噙着云淡风轻地笑,就仿佛现在所发生的事完全与他无关一样。

 

荀彧对这些情感上的事情完全没有兴趣,他们所做的一些事其实都是自己作贱。他把房门仔细地锁好之后再三确认了几遍,转身打算绕道避开这一场发生在自己身旁的风波,事与愿违地被一个略带疑惑地声音喊住,“文若?”很少有人会这么叫他,这让他不得不驻足。

 

“哈!果真是文若啊!”像是得到了确认,躺倒在地上的男子直接无视了还在讥讽的女子,换了个更为舒服的姿势。遭到冷淡的女子只能够再啐了几声,愤恨地砰地一声关上了房门,“我现在一无所有了。”漂亮的脸上露出了无奈地神色,袒露的胸膛布满了绯红地吻痕,可见昨晚的战况是有多激烈。

 

“所以?”冷静地挑了挑眉。

 

郭嘉从地上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仅存的衬衫,“所以你不打算收留我一下?”面对投来询问目光,荀彧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像着了魔似地把钥匙丢给了郭嘉,“进去,整理干净就离开,钥匙丢进信箱就行。”

 

稳当地接住钥匙在食指上来回转了几圈后握住,郭嘉抬眼问道:“那你要怎么进来?”

 

“我有备用钥匙。”明明是很没有意义的问题,但荀彧却依旧回答了他——简直就是在浪费自己的生命,换作往常的荀彧,他一定会那么想。

 


-----------------------------------------------------------------------------

不要问我会有三上这个鬼_(:з」∠)_就是最近太忙了没时间写文而已。。

心好累哦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