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郭/微嘉庶嘉】病(二)

荀彧是一名专职律师,十年前他从意大利留学回国,在朋友的介绍下进入了袁氏财阀集团做一名公司顾问律师,总裁袁绍待他礼数如同上宾;然而却在五年前,他毅然放弃了如此好的待遇,从袁氏财阀集团跳槽进入曹氏霸道有限公司,并说出了“袁氏财阀集团总有一天会濒临倒闭的下场”的放肆之言。他仅用了短短五年,便使曹氏霸道有限公司从一个无名小卒转变为了世界十大公司榜上数一数二的重量级公司,与江东的吴国纵火煤气集团和成都的蜀汉北伐木质公司并肩而立——曹氏霸道有限公司也因此改名为曹氏霸道专制集团,同时年纪轻轻地他也在世界十大律师榜上排名前三,与东吴、蜀汉的周瑜、诸葛亮并肩齐驱。

 
 

曹氏霸道专制集团的总裁曹操与人谈及荀彧的时候,他总是凝着一双寒冰似的眸子,淡淡地说:“吾之子房。”

 
 

电梯“叮”地一声在顶楼停下,荀彧转了转颈项,跟随着早在电梯外等候多时的秘书蔡文姬走向会面室。半路无言难免有些让人尴尬,而本就性格严谨地荀彧根本不是那种属于会主动找话题来聊的人,直到走在前面的蔡文姬埋着涨红地脸慢慢开了口,“荀彧殿,喜欢什么类型的女生……”气若游丝、细如蚊音。

 
 

这已经是今天被人第二次问了啊。无奈地在她看不见的地方轻轻叹了一口气,随后荀彧像是清了清喉咙似地低声咳了几声,“抱歉,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话音还没有完全落下,他便从走道两旁的玻璃的反光中看到了蔡文姬脸上一闪而过的失落,和还没消散的红晕。荀彧口中所说的“喜欢的人”正是郭嘉,三年前他们阴差阳错地开始了同居生活。

 
 

如果荀彧没有记错的话,那时他正在着手一件非常棘手的事件,可以说如果这件事情成功,它将奠定曹氏公司在众多大型企业的稳定和发展,并且也会其赢取更多为此投资的股东和合作企业,当然这也大大增加了曹氏公司在某些方面所占的某些分红——只要吞并了陶谦的徐州龙头建造公司。为了更加顺利的完成这件事,荀彧暗中调查有关陶谦的所有相关新闻,包括他的生平事迹以及在外包养的所有情妇名单。有人曾告诉他过:棋不怕走的险,而是要走的对方束手无策。

 
 

荀彧的脚步停止在某家夜店门前,那是他几经调查那晚陶谦会来的地方,只要有了他的把柄就不怕他不与曹氏公司合作。荀彧左右了很久,说实在他并不喜欢这种鱼龙混杂、吵闹过头的地方。然后为了提高成功率,他依旧推门走了进去。

 
 

震耳欲聋地欢呼声几乎压过了同样响度的音乐声,捕捉到陶谦的身影后,荀彧捡了一处安静的地方坐下,点了一杯威士忌——他并不是很喜欢酒,因为酒精总会让人误事。而此时不过是作为一种打发时间的消遣。

 
 

“It is a truth universally acknowledged that a single man in possession of a good fortune, must be in want of a wife.”

 
 

他忽然听到似乎有人在念着些什么,温和的语调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圆润地英语口语发音只在每句结束的时候会带上点上扬的味道。

 
 

“However little known the feelings or views of such a man may be on his first entering a neighbourhood……”

 
 

荀彧开始好奇是什么人会在这种地方读司汤达的《红与黑》,随即他的目光锁定在了坐在前方吧台上的、喝着“血腥玛丽”的人,他有些一头耀眼的金发和好看的侧脸。就像是注意到了荀彧投来的目光,他转过头向他示意了一下后,便起身将阵地转移到了荀彧的身边。

 
 

“我叫郭嘉,是一名作家。”郭嘉翘着他的二郎腿,用手背支着他的下颚,“你可以叫我奉孝,那是我的笔名。”

 
 

没有说话,回应郭嘉这番话的是荀彧递过去的名片。

 
 

“顾问律师啊——我可以叫你文若么?”郭嘉抬起的脸上挂着无害的微笑,

有什么被塞进了荀彧的西装上衣口袋内。


蔡文姬屈着手指叩响了走廊最里间的房门,用着上好的檀香木雕刻着繁复的花纹,“曹操殿,荀彧殿来了,要请他进来么?”沉闷地没有人回答,清冷地走道一时安静了下来,时间也仿佛就此凝注,不再向前。大约就这样过了十几分钟,就连极为波澜不惊地荀彧也觉得了漫长——仿佛能听到时间流逝得声音。

 

会面室的门被打开,走出来的是曹氏集团的部门经理夏侯惇,与他共事过的人告诉过荀彧,他是一位手腕极其强硬的人。夏侯惇仅仅只是抬了一个眼,就让蔡文姬的头又低了几分,“抱歉,耽误你的时间了,荀彧殿。”他将手中的文件资料交递给荀彧,“曹操殿的身体有些不舒服,他让我把这些文案转交给你,说你只要看了就会明白他下一步该怎么去做。”低沉地声音带着信任,夏侯惇向荀彧点了点头,顺手带上了会面室的门,荀彧在门关上的一瞬间,他看见了正在打理衬衫的曹操背影,随即他立马收回了目光,“曹操殿他很信任你。”

 

“我知道。”从他的手中接过文件资料在手中翻看了几页后,荀彧将它们悉数放进了公文包,“对了,既然今天没有办法见到曹操殿,还劳驾夏侯殿把这份资料转交给曹操殿,就说袁氏财阀集团内部已经瓦解了,就等着我们收购了。”就在上个月位于白狼山总部的袁氏财阀集团被宣告破产,也可以说是印证了荀彧跳槽时所说的那一句话。

 

夏侯惇拿眼瞥了一眼荀彧,随后点了点头。同时荀彧也向着夏侯惇稍微欠了欠身,便转身离开了,身后响起的凌乱脚步声是蔡文姬想要追上荀彧的脚步而发出的,亦或只是想要逃离夏侯惇仅存的一只眼的注视。听别人说,夏侯惇的右眼是在一场车祸中失去的,骇人听闻地是,他从血泊中爬起来的时候,当场挖出了那只被撞瞎的右眼吞了下去。

 

荀彧的嘴角没来由地勾了勾,他忽然想起了再一次见到郭嘉时的情景——没错,他现在很想见到郭嘉,没有比这次更想见到,如此想着荀彧不禁加快了脚下的速度。


 
 

----------------------------------------------------------------------------------

保证日更什么的_(:з)∠)_写了那么多还没交代清楚他们的关系要哭了,另外还没写到嘉庶就已经又暴露了一对_(:з」∠)_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