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郭/微庶嘉庶】病(一)

“文若。”熟悉的声音混合着沐浴露的清香从身后袭来,随后一对白皙的膀子穿过荀彧披着的长发,软弱无力地搭在他的胸前,手指有意无意地在他的心口来回转圈,温热地呼吸喷在他的颈项上似有若无地。

 

像是习惯似了的,荀彧平静的脸上并没有过多的表露出任何神情,只是停下了正在敲击键盘的手,抬手合上了笔记本,“你今天回来的很早啊,郭嘉殿。”将身后人的手从自己身上拨开,荀彧微微转动了电脑椅,侧着身子去看他。

 

郭嘉在他的目光注视下,坦然自若地耸了耸肩,又重新拢了拢身上裹着得白色浴巾,只露出胸前那一片白的通透,“很没劲啊,文若你这样。”淡金色的短发未干,带着湿漉地气息,贴在他曲线优美地颈项上,可以称作为漂亮的脸上露出了埋怨的表情,“一直那么一丝不苟地话,文若可是不会讨女孩子喜欢的啊。”赤着脚踩过铺着毛绒毯子的客厅,任凭水珠在毯子上留下一连串的水渍。

 

荀彧没有回话,只是安静地看着他高挑纤细地背影,随后用手撑了一把扶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好了,我要去工作了,你也快点穿上衣服别着凉了,否则贾诩殿又要为你的拖稿而向印刷厂费不少口舌了。”从一旁放着的穿衣架上取下自己黑色的大衣披在身上,荀彧顺手拿起了工作桌上放着的文件夹和公文包。

 

——穿着整齐西装的荀彧真是别提是有多性感。窝在不远处沙发上的郭嘉眯着狭长的眉目,伸舌舔过了自己的上唇,“so sexy……”当然在郭嘉的口中,sexy可能不止是性感那么简单。

 

单手整理完衬衫衣领和领口打着的温莎结后,荀彧极为迅速地扑捉到了郭嘉投来得视线,稍稍向后瞥了他一眼——穿衣镜摆放的位置不偏不倚地能看到郭嘉可以说是半裸的身影,如果硬说那一块浴巾是衣服的话。“看着我做什么?”从穿衣镜中窥视他细微的小动作,有时候荀彧很热衷于这样的玩法。

 

“没什么,只是在想小说要接下去怎么写比较好。”玩弄着自己落在眼前的淡金色短发,郭嘉屈起了自己修长的腿,“以及文若你到底喜欢什么类型的女孩。”搭在肩上的浴巾就这样因为动作的幅度落至手肘,露出他白皙的肌肤以及那一圈被咬的整齐的牙印和吻痕。

 

荀彧在穿衣镜前深深吸了一口气,挺直了自己的背脊,修长笔直的腿以及擦得锃亮的皮鞋,“我喜欢什么类型你还不清楚么?”明明是疑问地口气,却带了几分的调侃,荀彧抬步走向玄关处。

 

“那……不过来抓紧我的话,我可能会溜走哦?”郭嘉支起躺着的上半身,脸上挂着意味不明地笑意,指尖在荀彧经过沙发的时候,有意无意地勾过他的西装下摆,“说不定哪天你就见不到……”话还没有说完,郭嘉感受到了来自上方的压迫感,照在面上的光瞬间被巨大的阴影所替代。

 

荀彧将郭嘉的手钳制在他的头顶,不动声色地挑了挑眉,眼划过他的身躯——遍布着吻痕以及已经褪了色的伤痕,就在上上个月,不,上个月,眼前的这个人就差点徘徊在生死边缘,“你玩的还不够么?嗯?我的郭嘉殿?”指腹顺着他的锁骨一点一点往下,逗留在他胸前的那一片吻痕上,“昨天的那位看起来很骁勇啊。”手上的劲用了大了一些,荀彧在他的胸口留下了一个深红的指甲印,虽然他知道这个印记并不能维持多久。就像郭嘉一样。

没有等郭嘉光滑的腿缠绕上自己的腰际,荀彧起身挣脱了他搭在自己后背的环抱,“时间不早了。”直起身来的荀彧调整了一下呼吸,随后起身走出了玄关,只留下了仰躺在沙发上百无聊赖的郭嘉。

“太古板了啊,文若,至少要给一个吻才行啊。”自言自语着,郭嘉冲着半空亲吻了一下。

-----------------------------------------------------------------------------

不要问我为啥叫这个名字。。因为高潮还没有到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