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终点便是我的起点

 从很小的时候开始,程启就知道每当大人们听到自己的名字后,他们总会笑着揉揉自己的头发随后告诉自己程启是一个好名字,因为程启反过来读的话便是启程——向着远方不停的启程,直到终点。

 

疼爱自己的外婆也曾将他搂在怀中,摇椅不停地前后晃着,轻声地说:程启的确是个好名字,因为启程的路中会遇到许多事情也会遇到许多的人,你有可能会为此停下也有可能会为此前进;有些人会为你留下,而有些人却会与你擦肩而过,回过头看时,就像是他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启程是好的,但是启程也是痛苦的,所以你要笑着面对启程路上所有发生的事,同时你也要学会去珍惜,甚至有时候那人的终点却会再次成为你的起点。

 

后来外婆死了,葬礼上程启没有哭——即使外婆是他最后的亲人。

 

程启很快被负责收养的阿姨送进了寄宿制的学校,反正从一开始程启就知道收养他的阿姨一家就只是看中父母以及外婆转移到他名下的那笔巨款罢了。

 

从小学到中学,再到高中,程启一直觉得自己的生活顺,顺到都让自己都不敢置信,有了同伴有了密友。有时候他会望着窗外的天空,静静地想着外婆所说的那些话,甚至有时也会觉得启程的路上或许根本就没有像外婆说的那么许多需要注意的事情,事也好,人也好。

 

高中二年的时候,程启被女生表白了。

 

向程启表白的女生是同一个班级的班花潘颖,人很好也很温柔,笑起来的时候有着浅浅的酒窝,看上去很甜,从她身旁走过的时候,总能闻见一股淡淡的栀子花香——程启很喜欢这个味道,因为他总能想起那段在外婆身旁度过的时光,清纯,温暖,令人安心。

 

当然在事后潘颖问程启当时为何答应自己的时候,程启对她的回答只是简单的“喜欢”二字。

 

程启与潘颖的家不住在同一个方向,所以他们不能像其他校园情侣一样,从早上就相约一起去学校。然而自从有了女友之后,程启觉得自己原本平静的生活就开始渐渐地被打乱,或许这就是外婆口中所说的启程途中会有人为你留下吧,相对的是不是也有人要从自己的启程路途中退出呢。

 

列车进站前呼啸而过的风,让程启不适地微眯起了双眼,刺耳的车轮与铁轨的摩擦声让他下意识地向后倒退了几步,然后列车在他的面前停了下来,在车门打开的同时列车长室的门也应声打开。

 

从和潘颖交往的第一天起,程启便开始乘坐6:45分的那班列车,与7时的那班列车不同,6:45分的列车车长是一名年纪看上去并不是很大的成年人,这已经是第个四月见到他了——在程启还不知晓他的名字的时期,他在心中称他为“他”。他看上去很随和,嘴角总是牵着淡淡的笑,他低垂的眉目以及秀气的脸颊,就算是黑压压的车长制服穿在他的身上也总是有一种令人明亮的感觉,就像是春日里和煦的晨光。

 

程启一直觉得自己无法对他移开视线,这份感觉从来没有在自己的身上出现过,他不知道这该称之为什么——对潘颖完全不同的感觉,想要把那人牢牢地印在脑中。

 

“不上车么?”他笑着,温良的眉如墨般柔和。

 

忽然那个笑如春风的人渐渐开始模糊,碎得如同玻璃一般金黄色的光晕散在他的眼底。他有一时的愣怔。

 

“你怎么哭了?”

 

就在那人的指尖要触及到他脸颊的时候,程启抢先走进了第一节车厢。

 

自己怎么就哭了呢?

 

车门“啪”地一声合了起来,列车也开始缓缓地向前移动。程启转头,车窗上倒映出一张布满泪痕的面孔。程启抬手将脸深深埋了进去。他明白自己为什么从第一天见到他后就选择天天站在头节车厢的等候处了。不是什么为了独享清晨列车的清净,不是为了什么能更快地比别人见到列车进站时的景象,也不是为了什么能在第一时间看见站台上等候着自己的潘颖……只是为了见一见他……每天只有早上6:45分才能见到的他。

 

彷徨之间,列车却突然在中途停下,随后车厢内的广播中传出了温文尔雅的声音——“乘客们,我是此班列车车长方筠。前方有列车延时靠站,列车运行将延后10分钟,请各位乘客见谅。”播报持续了两遍,程启却将他的名字放在心中来回念了好几声,原来他叫做方筠。

 

换我心,为你心,始知相忆深。

 

下了列车之后,程启第一眼看见的便是潘颖怀抱着自制的便当,满脸欢喜地向自己的方向跑来,程启知道潘颖是个好女生,然而现在的自己却已经再也没有资格回应她对自己付出的感情了——潘颖是那个为自己留下的人,而方筠却是那个若是不留住就再也不会出现的人。

 

“潘颖,我们分手吧。”

 

他可能曾经是喜欢过潘颖的,但这层喜欢可能只是源自于她身上淡淡的栀子花香。

 

回答他这句话的是散落在地的便当盒,以及潘颖哭泣着转身离开的身影,程启被向右打偏的脸上泛起一阵火辣辣的疼痛。眼角的余光寻到方筠的脸上,他看到一张略微震惊的脸,像是从来没有看到过如此劲爆的场景一样,随后方筠像是察觉到了程启投来的目光,惊慌失措地露出了浅笑。

 

也许是出于一时的调笑之心,也或许是出于一时对他的情动,程启隔空向着他做了几个口型。

 

分手后,程启回到了原本平静的日子——7:00的列车,第一节车厢的候车位,到站后也没有等着自己一起上学的人。然而自己的目光却总是会在列车长室打开的瞬间下意识地瞥向那里,他明白自己在期待着什么,他只是期待着看到那一道熟悉的身影,温和的眉目和那嘴角噙着的浅笑——满心期待后却是无尽的失望。

 

他希望那天方筠读懂了他的口语——我喜欢你。

 

列车缓缓地驶离站台,其实刚才停靠的那站程启应该是要下站的,可他并没有那么做,这是他第一次选择了逃课。程启从来没有坐完过这趟列车,他的路线从来仅限于家与学校两地之间的往返,这是他第一次想要试着坐完这趟列车,他仅仅只是抱着是不是坐完这趟列车他和方筠之间的距离便能缩近一点,一点,只要一点就好的想法;窗外的景色一点一点地后退,他想要试着去欣赏方筠每日所看到的风景,他想要了解他的一切——这是自程启出生后前所未有过的、如此强烈的感情,炽热的仿佛要将他自己吞噬。

 

列车在终点站的地方停了下来,终点站离市中心很远,所以车厢内本来就少之又少的乘客在悠扬的音乐声下纷纷取上自己的行李下了车,可只有程启却仍旧坐在原位,他在等,可他却又不知道他在等什么,这是7:00的那班列车,所以方筠不可能会是这班列车的列车长。

 

如此想着,程启的手攥紧了身上斜跨着的制服包——“好想见你……”呢喃着,程启说出了心里憋了许久的话。

 

“这位乘客……”头顶上方传来了温和的声音,熟悉地快要让程启落下眼泪。几乎是条件反射地,程启伸手将声音的主人扯进了怀抱。“这……这位乘客。”就算是知道坐着的人是谁,方筠还是吃惊得不知所措,然而惊讶的语调在遇到程启颤抖的肩后还是瞬间放轻了下来,像是安慰正在哭泣的孩童。

 

“……你怎么在这里?”感受着怀中人的温暖,程启擤了擤鼻子颤抖着开口,这快要溢出的感情几乎要让自己爆炸,手紧紧地攥着方筠的黑西装,生怕这只是一场梦,梦醒他就不见了。

 

感受到抱着自己的人的不安,方筠在他看不见的地方露出无可奈何的苦笑,咧着嘴:“我……我换班了,以后7:00的那班列车车长就是我了。”

 

自从那天之后,他就再也没在看台上遇见过他了,直到前几天7:00的列车长说起,总是有一个高中生望着自己的时候,方筠不知为何脑海中划过的全是程启的身影。

 

其实最想和你见面的人是我才对啊……在心中如此说着,方筠再一次无奈的苦笑。

 

“啊?”抱着方筠的程启一瞬间怔愣了,放在他背上的手一下子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能无助似的眨了眨眼。

 

“那天不是你对我说的么。”方筠从他的怀抱中离开,看着程启怔愣的表情,“这里是终点,快些下车吧。”带着白色手套的手握在银白色的扶手上。

 

“你的终点便是我的起点。”程启仰头看向站在他面前的方筠,忽然释怀一笑。手攀着方筠的领带向上,稍稍用力,将方筠的脸扯近了些许,“我再说第二次。”程启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方筠,我喜欢你。”

 

听到他的表白,方筠失笑,脸上露出淡淡的潮红:“我还没问你的名字呢。”偏了偏头,方筠吻上了程启的唇,但很快便被程启剥夺了主动权。

 

“程启。”

 

与方筠的交往在程启高中毕业之后,直到现在程启也偶尔会想起这段往事,他牵着方筠的手趴在公寓的阳台上,从这里很容易便能看见落日时暖暖的余晖,他说,你就像是那抹余晖,朦胧温暖,想要触摸却又总是那么的遥不可及。

 

回答他这句话的永远都是方筠主动凑过来的唇。

 

因为你的终点便是我的起点。



写这篇文的冲动是在送完同学回家,看着呼啸而过的轻轨,灵感就突然在脑海中爆炸,催促着我要快些把它写下来,然而我还是向后延期了三天才正式动笔。
关于标题,其实是我写到一半的时候突然想起来的,因为启程的路途中总会磕磕碰碰,有不少人会在自己的议论文中用到一句话“从这里跌倒便从这里站起”。如果对于那些跌倒的人来说,跌倒的地方是他的终点,那么从这里再一次站起继续前进的话,那么何尝不能说是另一种开始呢?
虽然是用了耽美小说的方式来表述我想表述的东西,即使没有看出来的话,大概也没有关系吧。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