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装沈谢【练习怎么样写好没有前戏的肉】

 阴暗潮湿的走道里,响起了军靴落地时独有的清脆声,清澈地回荡在狭窄的走道中,走道的两旁关押着犯下重错的将士以及被囚禁的敌方军官。

一步……两步……三步……训练有素的下等将士们都知道,他们的上校从走道的始端一直到尽头一共只需正正好好的一百步,不会多也不会少,而在今天他们却听到了上校双腿合

拢时发出的第一百零一步的声响。

——他们的上校今日的心情很差。

“一百零一。”跟在沈夜身后的独眼男子眯起了狭长的凤眼,“阿夜,难得你的心情会那么差。”修长的木质指尖敲在肘间夹着的文件板上,发出节奏的声响。“上次是什么时候

了?五年前?十年前?还是……”

“瞳,不该说的就别说,”沈夜侧了侧脸,“我来不是让你说废话的。”

应着沈夜话音落下的是铁锁被打开的声音,挂在门板上的链条发出响亮的碰撞声。习惯性的抬手往下拉了拉戴在手上的白色半掌手套,沈夜抬腿走进了走道尽头的最后一间屋子—

—那是自第一场战争爆发起,就被用来关押重刑犯的地方,几乎可以说是没有人能从里面活着出来。

而此刻这件屋子里关押着一位身份特殊的人。

“破军谢衣中尉,你最近过的如何?”如同大提琴奏起的乐曲般低沉的嗓音,现在听来却是格外的无情,“哦——对了,现在我是否应该叫你谢偃少将?”说着沈夜向着前方欠了

欠身子。

回答他的死一般的寂静,眼前被锁链困住的人似乎有着清秀的脸庞,只可惜现在似乎已经被折磨到面目全非,几乎看不清哪块皮肤还是完整的。

“瞳,你还真是对自己的同僚下得去手啊。”压低的笑声,沈夜抬起谢衣的下巴,慢慢刮搔着,“你不介意我享用他吧?”

“当然。”

得到的满意的回答,沈夜几乎不易被人察觉的勾起了魅惑地嘴角,捏着谢衣下巴的手稍作用力,强迫着他抬起了头。就在谢衣打算挣脱的同时,巨大的硬挺便被顶入了口中,直达

喉咙深处。

“唔……”咸腥的味道,让谢衣不由自主地皱起了秀气的眉头,撑满整个口腔的膨胀感让他不适地开始恶心,本能做出了吞咽的行为。

感受着谢衣柔软的舌头无处可逃般舔舐过自己的硬挺,沈夜捏着他下巴的手狠狠的扯住了他掩盖着脸的长发,“怎么样,在别人注视着的情况下,帮男人做这种事情是不是很有快

感?”站在不远处的瞳下意识地耸了耸肩,这种事情在军队里对任何人来说似乎已经习以为常。“好好的服侍我,破军上尉——哦,还有请管住你的牙齿。”

沈夜节奏性地晃动起自己紧致结实的腰,谢衣感受到自己含在口中的硬挺变得滚烫,膨胀起来,自己几乎就要含不住了,可猛烈的冲撞却丝毫没有停下的意味,“唔……”当硬挺

再一次惯穿至喉咙的深处,谢衣的眼角泛出了些许泪珠,滑过脸上的伤口,一时疼的火辣,喉间也不舒服的发出些许声响,无法下咽的唾液顺着启着的唇角溢出,顺着扬起的颈脖

滴落在地面。

“瞳,帮他解开。”沈夜的脸上露出了难忍的表情,似乎是已经到达了极限,快速地在谢衣的口中来回律动了一阵,像是察觉不到帮自己口交的人的痛苦感似的,沈夜在他的口中

得到了第一次释放,“顺便把我的马鞭拿来——哦,还有我的agave(龙舌兰)。”乳白色的精液被谢衣大口大口地咳出,溅在沈夜穿着笔挺的军装上。

站在一旁看了许久的瞳无可奈何似地长长叹了一口气,从腰间取下叮当作响的钥匙,手腕一转就轻易地打开了连接在四周高墙上的锁,链条砸在地上时发出极为刺耳且清脆的撞击

声,“阿夜,可别玩得太过火。”

“我自己的下属,我自有分寸。”

自身后扔来的马鞭被沈夜准确地接住拿在手中,随身携带的小型军用酒壶也被瞳扣放在房间里惟一的一张木质长桌上。

沈夜伸手扯开谢衣原本就破烂不已的军装,露出他白皙的前胸以及粉红色的乳珠,带着手套的手抚过裸露的躯体,让谢衣敏感的扭动起纤细的腰肢,“不……不要……”下意识地

,谢衣朦胧着双眼开口拒绝,开启的唇间还能看见那几丝粘连着的液体。回应谢衣回答的是,人被狠狠的压制在长桌上,沈夜的手也顺着他的腰摸索到了他的臀部。

狭隘的空间里,清晰的能听见军装皮带被解开的声音。

军裤被沈夜快速的褪下,缠绕在双足之间——就像是新的锁铐,双腿被屈辱地打开,隐秘的私处就这样毫不遮掩的暴露在沈夜的面前——谢衣小巧白嫩的性器就柔弱地搭在双腿之

间。想要伸手去遮,沈夜却先一步欺身压了上来,将他的手钳制在他的头顶,随后用军用皮带绑住,“这里……还没有被人调教过吧。”沈夜的手指在谢衣的后庭不停地打着圈,

手套的粗糙感却激起谢衣一阵急喘,“有感觉了?嗯?”

“那里……不要……”眼中氤氲着的雾气,让他看不清沈夜现在的表情,右眼处别着的单片木质现今却成为了他的阻碍,硌着的脸颊,让他为此更加的敏感起来。

“叫我什么?”沈夜满意地看到谢衣如此迷人的表情,像是要多加享受一般,他将戴着手套的食指推进了谢衣的后庭——柔软温热的内壁因为瞬间异物的塞入将他的手指牢牢含住

,“看,这不是很热情么。”调侃着开了口,沈夜嘴角含着笑容又深了几分,压低的声线挑动着谢衣隐忍着的快感。

“上校……”

“嗯?”沈夜挑了挑单边的眉毛,手中拿着的马鞭刮过谢衣光滑的下颚,冰冷地触感以及强大的压迫感,让谢衣的身体开始止不住的抖动——就像是秋日里落下的残叶,“仅仅只

是戴了一片单片镜,敌人就认不出你,就把你编入了情报队,还真是足够的愚蠢。”


评论(1)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