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冬【记耀菊】

冷冬。

当王耀将最后一桶冷水从头顶浇落,他忽然想起多年前也是在这样一个冷冬他遇见了那个没大没小的孩童。

——或许如今他已不再把自己当做亲人,但在自己的眼中他仍旧是自己最重要的弟弟。

初见他的时候,他背对着自己躲在竹林中。再看时王耀才发觉他与自己有着相同的黄色肌肤,相同的黑色眸子以及相同的黑色短发。看着幼小且羸弱的他,王耀突然明白他是又一个新诞生于这世界的国土。

当王耀将手伸向他的时候,他抬着小小地头颅,不拘言笑,神情极为认真地对自己说「日落之国,我是新生国土日出之国。」

看着他板着的笑脸,有些无奈也有些可笑,但依旧还是牵住了小而冰冷的手。

「我叫王耀,是这片国土的领主,这片国土叫做中国。」

「你叫做什么?!」

怀抱着小小的他,王耀露出了舒心地笑。

「如果还没有名字的话,你就叫做本田菊吧,你的国土就称之为日本。」

「从今往后你便是我的弟弟了。」

小小地手揪着王耀的衣襟,在他看不见地地方点着头,反复读着自己的名字。

冰冷地水珠从发尖滴落,滚落在王耀的指间。未干的、湿漉着在背后的伤口上蜿蜒。

依旧是这样一个冷冬,自己与他坐在屋檐下的长廊上,仰头望着冬日的月——月色清冷而又宁静,就这样斜斜地落下,照在庭院的石板上,幽幽地反着银光。

他穿着自己国土特有的振袖和服,背挺地笔直,就像他的做事风格,严谨地不允许自己出现任何差错。看着他俊秀地脸庞,王耀突然想起一个词语——时不等人。

短短几年,他的弟弟,他的小菊,已经成长如此,日本这个国土也被大众国度所承认接受,不知怎么地自己突然很想问问他,未来的路他要怎么去走。

「今后你打算怎么去做。」

「我想要让我的国土更加地强大,去吸收更多的文化。」

甚至没有偏过头去看王耀,月色下他的眼中充斥着自信与坚定,熠熠生辉地仿佛要灼伤自己。

「——我们还是不谈这些了,新年就快要来了呢。」

片刻地沉默。

悄无声息地雪就这样落下。

数年后,他与自己站在了对立面,他对自己举起了枪支弹药,他用坚定地声音告诉自己。

「侵华战争!」

原来这就是那时他告诉自己真正的答案。

1894年,日本向中国爆发侵华战争(甲午海战),并吞并台湾,直至二战结束返还由国民统治。

1931年9月18日,发动「九一八」事变,吞并东北。

1945年8月15日,日本政府无条件投降。

披上挂在衣架上的五星国旗,王耀深吸了一口气站了起来——那曾是他最疼爱的弟弟,而如今却是砍了他一刀的敌人。

愿我有生之年,得见您君临天下。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