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vt洪知秀/95line/all刷all/B1A4振永/真灿/无双郭嘉党/郭嘉所有cp都吃/小透明/食谱很杂什么都看/原著党/石田彰/盗墓二月红相关/启红/赤安

【95line】没有题目 霍格沃兹ver

95line cp可能有但不明确
瞎写写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
考究原著党 参考了很多资料 可能写了很多专用名词orz
既然是au就可能会有ooc和私设
最后请使用愉快w
喜欢评论♡请喜欢的留下脚印 爱你们

尹净汉从魔药教室回到斯莱特林的公共休息室,今天的实验结果说实话让他不是特别满意。在他连续失败几十次之后,他的魔药教授什么话都没说,只是挥了挥手让他回去随即施了清理咒。
尹净汉感到了些许懊恼,休息室的壁炉里火还在继续燃烧,他凑近了一些想让自己的身体变得暖和些,但就在这时有一只巧克力蛙跳进了壁炉里,发出「呲」地一声。
他并不喜欢吃这些甜食,他觉得太阳穴突突跳了几下。
「哦——抱歉,那是我的巧克力蛙。」
不用抬头就能知道是谁,尹净汉咳嗽了几声,他压着声音,「你一个格兰芬多是怎么进到这里来的?」
崔胜澈从楼梯上走下来,那里有一个巨大的观赏性鱼缸,更确切点来说是一扇能看到湖底生物的巨型窗子。他拿手指敲了敲玻璃,他看到外面的巨型生物吹出一个爆炸型气泡。
「每次来我都不太喜欢你们这里的摆设,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你们斯莱特林这样黑暗的学院,这里简直就像一个地窖一样阴冷。」
「那你还不是天天往这里跑,」尹净汉哼了一声,他看到今天的崔胜澈并没有穿戴象征学院的围巾和魔法袍,「你怎么还没有被斯莱特林的级长抓住送去校长那里。」
——当然,崔胜澈并不在意他的冷嘲热讽。他从下裤口袋里掏出魔杖,敲了敲最为临近的茶杯,「清泉如水」他说,「这可是要感谢你们斯莱特林的黑猫先生。」
「……」尹净汉显得有些无语,他拿过崔胜澈面前的杯子喝了一口,「你怎么认识那么多斯莱特林?」
「或许我可能是个假的格兰芬多。」他耸耸肩。

洪知秀从另一侧楼梯下来的时候,他们正坐在斯莱特林的沙发上,持续一段毫无营养的对话。崔胜澈拿了好几颗巧克力怪味豆来吃,然而看他的样子似乎并不是什么很好的味道。
「你吃了什么味道的怪味豆。」他问。
「鼻涕味的,」他咂咂嘴,「我连吃了三颗都是鼻涕味的,我都怀疑是不是这一整包都是鼻涕味的。」崔胜澈把巧克力怪味豆递给洪知秀,「试一颗?」
当然在崔胜澈反应过来之前,这一盒怪味豆快速地凭空消失了。
洪知秀是斯莱特林的五年级级长,比起大多数斯莱特林拿手的魔药课而言,他更为擅长魔咒课,菲利乌斯教授也曾赞许过他魔咒使用的熟练程度——然而,最近的霍格沃茨里似乎涌出了一些空穴来风的谣言,大意是说洪知秀因为崇拜「那个人」开始练习起了黑魔法,又由于他的阿尼马格斯形态是一只通体漆黑的黑猫,在其他分院里逐渐流传起了「斯莱特林的黑猫先生」这样类似的称呼。
不过他本人倒是完全不在意这样的称呼,在尹净汉眼里他甚至有点乐在其中。他用飞来咒取走了放在茶几上的一盒马卡龙,那里似乎是级长专用的茶几,上面堆满了礼物。
或许,崔胜澈拿的满是鼻涕味的巧克力豆也是这里面的也说不定。洪知秀猜想。
「说起来,你们这些礼物是从哪里来的?」
「有一些是我的粉丝或者低年级送过来,还有一些是尹净汉的。」
「什么?你也就算了,尹净汉这个魔药狂魔还会有粉丝?」
「当然,我每天都会在斯莱特林的入口处看到一些你们格兰芬多的低年级小女生,抱着礼物盒在那边等他。」他选了一个粉色的、看上去没有添加迷情剂的马卡龙放进嘴里,「这的确像你们这些没有脑子的格兰芬多会做的事情。」
「洪知秀,请你别把我和那些小女生混为一谈,以及我们格兰芬多并不是没有脑子。」崔胜澈义正言辞地说道,但他似乎依旧沉浸在尹净汉还会有粉丝这件事情上,或许还包括格兰芬多的入口怎么就没有其他小女生等他这个疑问点上,「我们那叫做勇敢好不好!勇敢!」
「好好好。」洪知秀敷衍着点了点头,随后给了尹净汉一些曼德拉草根,「这是你要的草药,顺带一提你最近去过禁林么?」
尹净汉一边摇头,一边从他手里接过曼德拉草根放入魔法袍内侧的口袋里。他觉得洪知秀的神色有一些奇怪,「所以是发生什么了么?」
「也不能说发生了什么。」洪知秀显得有些为难,似乎是在思考该怎么解释他接下来要说的话。就在此时,斯莱特林公共室外发出了巨大的声响,听上去像是石门被人打开了,「或许接下来,我们应该换个地方说话。」他建议。
随后崔胜澈与尹净汉互相看了一眼后点头同意了他的想法。在离开休息室之前,崔胜澈又像是想起什么似的提醒了尹净汉一句,洪知秀带来的并不是什么曼德拉草根,只是一些还没有发育完全成熟的野生土豆,如果他愿意做成普通土豆汤的话,他很乐意光临满是液体标本的魔药课教室。

霍格沃茨迎来了一年一度的万圣节,距离崔胜澈上一次偷偷去斯莱特林也已经是上一个月的事情了。那天他从斯莱特林的地下室出来回格兰芬多塔的时候,正巧被米勒娃校长抓了个正着。
虽然一开始他打算编一个谎言来掩盖这件事情,但处于对格兰芬多的真诚他依旧说出了部分实情——他在某位级长的帮助下进入了斯莱特林的休息室并在那里待了整整一个晚上。米勒娃接受了他的道歉,她甚至并不反对两个学院之间可以有一些这样的正常交往,或许对于格兰芬多以及斯莱特林之间的关系来说,这是一个不错的改观,当然这并不包括在宵禁之后回到格兰芬多塔。
为此,崔胜澈被罚不能使用魔法来打扫霍格沃茨所有楼层的男女厕所。格兰芬多因为他的晚被归扣了十分,但同时也因为他坦诚事实的勇敢加了五分。
在此之后的一个月里,他们三个人的见面地点转变成了位于三楼东南侧的一间男性厕所里。当然为了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更多的通讯还是选择了最为古老的传递方法——然而在万圣节的这天早上,崔胜澈的凤凰罗尔德带着尹净汉传递过来的信息烧成了一堆灰烬。在他的哀嚎声中,同寝室的低年级室友李知勋万分嫌弃地看了他一眼,以至于崔胜澈想当机立断地给他一个「吃鼻涕虫」来安慰自己。
高年级的选修课一般会放在午饭过后,从底楼大厅穿去占卜课教室,崔胜澈闻到从地下厨房传出的香气,他猜想今天晚上晚宴里会是南瓜派还是苹果派。
洪知秀出现在占卜课教室对于崔胜澈来说是意料之外的,他维持着一只黑猫的形态坐在他第一排的空位上。他灵活地攀上他的肩膀,在他的兜帽里塞了一些糖。在特里劳妮教授正式上课前,他问他是否有收到尹净汉早上传来的讯息,毕竟他们在海格的新住所前逗留了好一阵子,以至于差点被他认为是来偷巨型南瓜的。
「所以,你是说那封信被罗尔德涅槃的时候一起烧掉了?」
「是的,」崔胜澈尴尬地抓了抓他的头发,「我想他现在可能刚长出一点新的羽毛,他应该很欢迎你们去看他。」
如果猫能翻白眼的话,洪知秀很想那么做。他浑身上下的毛炸了起来,看上去像一个大型海藻球,「我现在真想给你一个「昏昏倒地」。」
所幸的是,在他准备恢复人形之前,特里劳妮开始了她的授课。洪知秀只好与他约定在今天的晚会结束后,他会和尹净汉在大礼堂外靠近入口大厅处的大理石楼梯那里等他。
最后他说,在禁林那里发现了神秘魔法留下的痕迹以及部分尹净汉调制的魔法药剂,「或许那些痕迹是黑魔法也说不定。」

特里劳妮的预言向来是准的,只是没有人愿意去相信她。
在占卜课结束后,崔胜澈收到了特里劳妮单人的邀请,她颤颤巍巍地从破旧的大衣外套里拿出一张塔罗卡牌放进他的手里,是一张「魔术师」。
她将手覆在他的手掌上,崔胜澈能清楚地看见卡在她指甲缝里的褐色泥土,她像是喃喃自语:「当利剑刺穿红色玫瑰——红色玫瑰——生——死——」在连续重复了几遍之后,他她忽然开始大声尖叫,像是收到惊吓似地疯狂揉搓自己的头发跑出了占卜课教室。
崔胜澈并不擅长塔罗牌占卜,老实说他除了草药课以及水晶球占卜超乎其他同年级学生之外,其他学科都是普通水准。他拿着塔罗牌仔仔细细地看了好久,在夕阳照进玻璃窗之后他才想起今晚的万圣节晚宴,随后他匆忙将它塞进巫师长袍离开了教室。

崔胜澈赶到大礼堂的时候晚宴还没有开始,进门的时候他还遇见了夫胜宽。夫胜宽是尹净汉幼时的玩伴,他的父母都是不懂魔法的麻瓜。他的身上沾满了花园里带来的泥土,以及虫鸟撕扯留下的痕迹,破破烂烂地有些狼狈。听尹净汉说,他从小就很喜欢神奇动物,能把纽特·斯卡曼德的《神奇动物在哪里》倒背如流。
「你应该去对角巷买一件新的魔法袍。」
崔胜澈拍了拍他的后背,让他佝偻着的背瞬间挺直了起来。
「好久不见。」他推了下眼镜,转身的时候,崔胜澈看见他的怀里抱着一只刚出生没有多久的雷鸟。他伸出手试图逗逗他,当然最后的结果可想而知,「她是个女孩,你应该绅士一些。」
「抱歉。」他收回手指,向一只鸟道歉,「我只是想知道他是否能够预言,以及你把他带到餐厅来是要把他送人么?」
夫胜宽点点头,「他还太小,或许以后会。」他用手梳理了一下他背上金黄色的羽毛,「是的,今天下午尹净汉托人传信给我说,他的宠物猝死了,原因似乎是摄入了过多的迷情剂。」
「迷情剂?」
「是的。」
夫胜宽朝着别处挥了挥手,崔胜澈看到尹净汉正靠在大礼堂的门上等他。尹净汉从夫胜宽的手里接过雷鸟放进自己的衣兜里,他似乎没想到夫胜宽会给他一只「大家伙」,「我或许该回去给他准备一个大一点的鸟笼。」他调侃道。
他和夫胜宽又说了一会儿话,大致是在了解关于雷鸟的饲养方法,「我觉得你应该把那些魔药放的离他远一些。」
「我倒希望他不会像我上一只宠物那样,那么贪吃。」
他们在大礼堂门口道别,崔胜澈去入口那里领了一些糖果分给尹净汉。
全圆佑和文俊辉是今天的当班学生,理所当然地穿了一些看上去很奇怪的衣服来负责分发今晚的糖果,「梅林在上,愿今晚你能尽兴/希望今晚你能玩的开心,小宝贝。」
在所有分院的学生进入大礼堂后,麦格·米勒娃校长开始了她简短的祝词:「……梅林在上,我希望今年会是一个太平的万圣节。」她停顿了一下,在其他教授们的注视下,她继续说道,「所以,现在我的孩子们,你们可以开始用餐了。」他的声音被埋没进一片欢呼声里。
大礼堂里的四张长桌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美食,散发出阵阵诱人的味道。当晚宴进行到一半,差点没头的尼克从一盘烤翅里探出了头。
他是格兰芬多的幽灵,一开始他显得极为绅士:「晚上好,我的朋友们。」然后他在低年级女生的尖叫声中,把头拿了下来又接了回去,「比起你们的尖叫声,我希望你们以后见到我,叫我敏西的尼古拉斯爵士。」他朝着女学生们抛了一个飞吻,以此来表达他的歉意。
「这并不好笑,尼克。」格雷夫人提醒他。
在万圣节的这个晚上,霍格沃茨所有的常驻幽灵们会聚集到大礼堂来,在热闹的人群里飘来飘去,偶尔也会恶作剧一下从学生的身体里穿过,或者突然出现在他们的背后。
在喧闹声里崔胜澈吃完了他的晚餐,虽然他还在考虑是否要再吃一块苹果派。而就在此时他的弟弟丢给了他一块苹果派,他和他说李知勋正在为一份万圣节礼物犯愁,用脚趾头想就知道他这份礼物是要送给谁的。他咬了一口苹果派,给了崔韩率一个「包在我身上」的眼神,随后他用「漂浮咒」把礼物扔了过去。
当礼物盒砸上尹净汉的后脑勺,崔韩率回给他一个「你是白痴么」的表情。
「嗨!万圣节快乐!」崔胜澈朝他挥挥手,「这是格兰芬多给你的礼物!」
尹净汉感觉到了无语,他在沉默片刻之后,把礼物盒又重新扔了回去。
「Fuck off。」他说。

在晚餐过后,所有分院的学生都可以选择接下来是去参加化妆舞会,还是去庭院观看教授们编排的万圣节表演。
崔胜澈在搜刮完最后一块苹果派后,突然想起今天霍格沃茨的厕所,他没来得及打扫。他并不想因为忘记打扫而延长惩罚的时间,毕竟他已经受够了厕所里各种各样惊人的味道。
他猜想尹净汉和洪知秀会去观看教授们的万圣表演,或许在约定时间之前,他能把这项烦人的事情做完。
他向麦格·米勒娃告了假,说他接下来需要去完成今天最后一项作业,顺便去温室看一下他移植的鳃囊草。米勒娃答应了他的请求,并且叮嘱他在万圣节夜晚的行动要多加小心,不要惊扰到别人,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最后他恭喜他惩罚在今晚结束了。
当崔胜澈走出入口大厅,他恰巧遇见了洪知秀。他看上去像是刚从化妆舞会出来,穿了一件黑色的丝绸洋装,「嘿!你这是要去哪里?」他叫住他,他的手上还拿着几个没有吃完的巧克力可丽饼,「你不会忘了我们之前说的约定地点吧?」
「当然不是……」他摇头。
「——或许,他只是想在见面前把霍格沃茨的所有厕所给打扫干净。」
尹净汉从另一条楼梯走上来,他的手上还拿着一个巨大的南瓜脑袋,「如果你愿意的话,我想我们可以陪你一起去。」他把南瓜脑袋交给身后的一个斯莱特林学生,让他帮忙交给全圆佑。
崔胜澈的脸上露出吃惊地神情,他一把揽过尹净汉的肩,显得十分感慨:「好兄弟,你是要帮我分担打扫厕所么?」
「当然不是,我只是想单纯谈事情比较无聊罢了。」尹净汉拍开了他的手。

当崔胜澈打扫完大部分厕所,他的身上混杂着一股令人难以言喻地味道,他拎着马桶刷从里面走出来告诉他们,三楼的下水管道被堵住了,现在他们必须要去二楼的废弃厕所走一趟。
「我想,可能是桃金娘堵住了马桶。」他显得有些疲惫。
「这是桃金娘被黑的最惨的一次。」洪知秀站在离他很远的地方,给了他一个升级版地「焕然一新」。
夜晚的霍格沃茨很安静,他们甚至能听到彼此之间的呼吸声。在越是靠近目的地的地方,燃着的油灯就越少,黑暗吞噬过来的时候,他们不得不用「荧光闪烁」来照亮他们走的路。在走过最后一个拐角,崔胜澈索性和洪知秀换了一个位置,让尹净汉和洪知秀走在他的前头。崔胜澈很怕鬼,至少在这个方面,他一辈子没有办法做到像一个格兰芬多。他们用力推开禁闭着的大门,落下了一大片灰尘
「如果我知道这里那么阴森破旧,那我宁可向米勒娃校长申请再多打扫一阵子厕所。」他将整个身子猫进洪知秀的背后,只露出一双眼睛,他伸手赶了赶扬忆「我从来就没想过霍格沃茨还有比斯莱特林更加可怕的地方。」
「如果硬要说的话,这间厕所曾经也可以算作斯莱特林的一部分。」洪知秀快速念了一句咒语,让魔杖顶端的光亮变得更亮了一些,足以让他们看清二楼洗手间的构造。在洗手间的中央圆柱上有几个雕刻精致的铜龙头。三个人围着圆柱走了一圈,洪知秀警告他们最好小心一些,虽然自从「那个人」被消灭以后,密室就被完全封闭,但也正是因为这样没有人知道那里是否会孕育出新的怪物。
崔胜澈紧张地咽了咽口水,「梅林在上,你们会保护我的是么?」
「如果我的咒语赶得上的话。」
在崔胜澈下定决心推开一扇隔间门的瞬间,尹净汉出声打断了他们:「我觉得,你们没必要去检查那些马桶,我想问题应该就出在这块镜子上。」他拿手敲了敲镜面,发出清脆地「砰砰」声。
崔胜澈和洪知秀快速走到尹净汉的身边,在他们面前的是一块极为普通的镜子,他们能从里面看到,背后墙上雕刻着的花纹。崔胜澈围着圆柱又绕了一圈,和其他镜子不同,它看上去特别干净。
「这太奇怪了。」他喃喃自语,「这面镜子也太干净了。」他把手指放在镜子上来回擦拭了几下,连一点灰尘都没有沾上。
「会不会在你打扫所有的卫生间之前,有别的人来这里打扫过?」洪知秀提问道。
「这不可能。」崔胜澈摇头,「在开始打扫之前,麦格教授有叮嘱过我,千万不要去二楼的男女厕所。因为这里早已没人使用,所以压根就没有打扫的必要。」他的眉头皱了起来,像是在思考一些别的问题。
「或许是,我们该把注意力放在另一层面的『干净』上。」尹净汉补充道。
「在霍格沃兹里,除了厄里斯魔镜以外,我可没听说过,还有其他照不出人的镜子。」
洪知秀举起魔杖,在「应声落地」咒之后,嵌在墙里的镜子瞬间掉了下来。他适时地接住它摆放在旁边的洗手池里,随后他发出惊呼:「哦!我的天啊!」

评论(1)
热度(29)

© 温白啓_Akira★Kira | Powered by LOFTER